时时归零,才能不忘记来路,不辜负初心。
欢迎留梗交流脑洞。

【楼诚深夜60分】灯火

柴房的门缝里有光蜿蜒着挤进来,他的眼睛一下子难以适应这样强烈的明亮。他抬手遮一下,眨着眼舔了舔燥裂的唇。

屋里太冷了。

他扶着墙角站起来,走到门缝前的那条光线前,将手放上去。

仿佛这样他就能烤到一丝温度。但冬日的阳光干燥清冷,唯有西风漏进来刺进他手背上皲裂的创伤。

他缩了缩身子,又回到墙角蹲下去抱着身子。

虽然暖不了自己,但起码习惯了。习惯可以带给一个人莫须有的安全感。

屋外传来了脚步声,他打了个寒颤。

是阿妈回来了吗?

他抱紧自己,心里突然生出一种凛然的无畏。但身体实在是太冷太疼,战栗并没有因他的凛然而减少一些。

不是像往常一样的开锁声,反而是谁在砸锁的声音。他看着门,眼睛一眨不眨。

门开了,那条蜿蜒的光由一条窄细的线拓成一大片的日光。然后一个人的身影从外面闯进来。

他看着他疾步走来的样子,瞳孔里的倒影由远及近。

他保持着蜷缩着的姿势,静静地看着这人俯下身,两手穿进他的腋下,然后抱他起来。

他的手好暖,胸膛好暖。

“不要怕。”他说。

声音,也好暖。

他将头靠在他的肩头,小小的胸膛里有什么东西被重新点燃一样。


在明家的第一年,他仍然喜欢站在没有灯光照到的地方。

在那些地方,他才可以安静地观察大人们的神色,然后想办法讨他们的巧。

明楼总是伸手牵他出来,带他到餐桌上吃饭,到书房习字,到园子里剪枝,到草地上踢球,到大姐身边挨训。

尤其是明楼挨训的时候。

无论大姐怎么声色俱厉训明楼,他都是嬉皮笑脸地说大姐说的对。而大姐不管刚才怎么生气,只要明楼认错改正,大姐依然会在下顿饭开吃前让他去叫大哥。

他忽然发现,原来打骂还可以是这个样子的。打骂还可以是为了他好。

他逐渐不再害怕大姐大声呵斥明楼,抬手打明楼胳膊。也不再害怕明楼冷着脸说自己不是仆人。

他明白,他们都是出于好心。不是要惩罚他,厌弃他。

大哥给他取名明诚,温情地看着他说:“日月相推,而明生焉。这就是明。”

然后写下另外一个字。

“物之始终,不诚无物。人而为人,先诚才能立身。这就是诚。”

“这就是你的名字,以后,我就叫你阿诚。好不好。”

他将写着他名字的纸接过来,抬头看着大哥说:“知道了。”

大哥跟他说:“阿诚,你不是外人,你是我明家的孩子。”

阿诚恍恍惚惚地明白大哥的意思,可是他也是阿妈的孩子。阿妈那么对自己是为什么呢。


大哥开始带着他参加他们学校的各种活动,向众人笑着介绍:“舍弟明诚。以后多关照。”

他在大哥身后挺直腰板朝众人微笑点头,因为他是舍弟,是明诚。

他用明诚该有的样子要求自己,事事得体。先生们总是向明楼夸赞明诚多么懂事聪慧,班上的孩子也很喜欢明诚。

直到有一天明楼冷着脸在沙发上坐着等他,手上拿着他的日记本。

他只是觉得明楼脸色不好,但并不明白为了什么。

明楼将他叫到跟前,指着一篇日记问他真的这么想吗?

他低头看那篇日记。

“章台柳今天说我是来历不明的野种。我很想打他,但是我不能那样做。我是大哥的弟弟,是明家的明诚。不能给大哥惹麻烦,更不能给明家惹麻烦。”

他抬头看着明楼说是。他并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对。

明楼将日记放到桌上,问他:“明诚就是你。他不是我要求的弟弟,不是明家要求的谁谁。你活成什么样子,明诚就是什么样子。明白吗?”

他看着大哥。

明楼起身拉着他走出客厅,将他放在副驾驶上带他去学校。找到先生,找到章台柳。

然后问他:“你说我家阿诚是来历不明的野种?”

章台柳低着头左脚踩右脚。

阿诚看他的样子,拉了拉明楼的衣角。

明楼低头看他。

阿诚说:“我不在乎了。大哥,我们回家。”

先生狠狠地训斥章台柳,向明楼和他交待。

明楼摆摆手牵着阿诚回家。脸色还是很难看。

阿诚坐在副驾驶上捏着自己的小西服,半晌说:“大哥,我知道错了。”

明楼问他:“知道什么错了?”

阿诚说:“其实我也不完全是不能打他。大哥教育我持身守礼,任何时候都不能失了风度。我当时就算一时冲动想打他,事后也不该打他。”然后又补了句:“不是因为'明诚'才不打。”

明楼踩下刹车将车停在路边,把阿诚按在怀里揉他的脑袋:“什么明诚明诚的。你就是明诚。”

阿诚蹭蹭明楼的胸:“嗯。”


阿诚就这样望着明楼的项背长到青年。

他的性格日渐有了棱角,思想越来越成熟。

他冷静自持,坚定果敢。

他开始想与明楼并肩。

20岁他考到明楼所在的大学。与他在同一间书房里各自发展。

他的枝桠开的越来越旺盛,与明楼的交相辉映。

23岁他于伏龙芝学院毕业,回到中国展开工作。

他将一首《致橡树》画在油画里,挂在自己的书房。

明楼有一日来找他,从墙上摘下来说:“我书房也空空荡荡的,先挂你的。你自己再画一副。”


大姐离开后,明楼彻夜未眠。

阿诚从楼上下来,手中举着烛光。

明楼看着自己的影子从后映到身前,斜在台阶上铺成狰狞胆怯的样子。

他转过头,看着手执灯火的阿诚。

阿诚朝他伸出手:“大哥,明天还要上班。”

明楼忽然笑了。握住阿诚的手起身与他站在一起。


这么多年,你也成了我的光。

------------------------------------------------------

题外:你是我的灯火,点燃我的光明  或许你明天离去  就不再将我指引 

你说出我的真理 我根本不曾怀疑  我只会相信   我追随着你  需要多少旅途 才能够让你听到我的脚步  我向往着你 需要多少孤独  才能分享你的幸福

爱你笃定眼神 爱你的声音低沉  我如此爱你--------灯光   蔡健雅

----------------------------------------------------------

糖分篇:1、手指  2、尴尬之大哥的做饭技巧和身材  3、早饭   4、家园

         5、反常请三思,吃醋需慎重  6、长相思之日记本  7、惩罚游戏

污甜篇:1、情丝绕  2、第一次  3、鲜肉和荔枝  4、办公室  5、耳边的喘息

酸甜篇:写字   手表  诗三百之家国爱人



评论(16)
热度(250)

© 不羡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