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归零,才能不忘记来路,不辜负初心。
欢迎留梗交流脑洞。

【楼诚深夜60分】玩物丧志,勤劳是德

夏季的梅雨同上海缠绵了半月之久,终于在近几日放晴。

大大小小的巷子里窗轩大敞,撑着的竹竿横七竖八地在半空中交错着,棉被、厚薄的衣衫、布腰带等霉了十多天的家件儿乱中有序地搭在上面,一任暖烘烘的太阳晒着。人们推着自行车穿梭在期间,总能闻到被蒸腾出的一股潮儿,比闷着时还要让人难以忍受。

但不要紧,再晒一会儿,霉潮的味道就会淡下去,渐渐被棉絮和布料的香味所取代。

明公馆比巷子里的人好一些,即便如此,园子里但凡有晾衣绳的地方,也全部都挂满了被褥和衬衫,甚至连明台的黑色雨鞋都鞋口朝下地被插在合欢树的低枝桠上。


唯有台阶上还是空着的。

阿香正弯腰用干抹布细细地擦拭着。

客厅里明楼叉着腰察看铺了一沙发的书册,而后俯身提起一旁的本子,旋开钢笔将清点完的书籍分门别类地记下来。


明台吭哧吭哧搬着老厚一摞书从二楼下来,往沙发旁的地板上一放,跪着趴在茶几上喘气。

“家里怎么这么多书!我以为就大哥你一书房的书,我什么时候也藏书这么多了!”

明楼转过身来看他一眼,走过去翻捡他搬下来的一摞。

在各个分类下又添加几笔。合上本子随手扔到沙发上,抻一抻腰踢一脚虚跪着的明台。

“行了,往院子里搬。”

自己先搬起一摞往外走,明台在后仰天长啸,两手拍着茶几:“我累了!”

明楼转过来扔给他一个眼刀:“在军校就练出这么个体力?不搬?不搬中午不许吃饭。”

抬脚勾开客厅的门,侧身将门开到最大,下巴搁在最上面书本的封皮上招呼阿香。

“铺纸吧,不用擦了。”

阿香“哎”一声,起身将抹布放门口的鞋架上,展开事先备好的白纸仔细地铺在台阶上,明楼慢慢蹲下身,将书本小心地搁放下。两手搭在膝盖上将气慢慢喘匀。

臭小子,你还喊累。

你大哥我这么多年“养尊处优”,才是真累。

没阿诚是真不行。

他翻开一本书,吹一吹书页仔细地放白纸上,手指轻压着页脚等着晾晒。

阿香从客厅里提出椅子放在大少爷身旁。

“大少爷,你坐这歇会儿,我和小少爷来吧。”

明台原本还在里面哼唧和控诉,听见阿香这么说立刻抖擞地喊起来:“为什么又带我!”

明楼蹲着往后挪一步,扶着门训他:“你小点儿声,吵醒你阿诚哥这一客厅书都你一个晒。”

明台气呼呼地抱起书走出来,小心地弯腰放在另一摞书的旁边,眉头皱的能夹死苍蝇。

“满院子衣服和被褥是我晒得吧,大部分书也是我搬出来的吧,还威胁我不让我吃饭!”

明楼敲他脑袋。

“勤劳是德,而玩物丧志。大哥在教你德行。”

阿香捂着嘴偷笑。

明台翻个白眼也蹲旁边,嘟囔着。

“玩物丧志,玩人还丧德呢。”

你昨晚玩阿诚哥那么久今天都起不来床,要论养德也是你养。

明楼皱眉转正对着他,威胁的神色和口气。

“你说什么?”

明台跳起来退回客厅,笑眯眯地倒退着往沙发那儿走。

“没什么,大哥你歇会儿呗。”

---------------------------

对不起迟到了OTL

其他文点这里

评论(101)
热度(248)

© 不羡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