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归零,才能不忘记来路,不辜负初心。
欢迎留梗交流脑洞。

【楼诚深夜60分】清明节

明镜拉上小祠堂的门,将手中的香烛物什交给静候在外的阿香。

阿香接过来,看一眼大小姐,转身带着下楼了。

餐桌上摆放着祭奠需要的烧纸、冥币、水果与两个空着的竹篮,阿诚少爷正将烧纸分成厚薄的两沓,逐一往竹篮中摆放。阿香下楼来,将手中的香烛递给他,看着他塞入烧纸下面掖好。

明镜站在楼上看着他俩收拾,许久才转身重新拧开祠堂的门。

明楼和明台仍在跪着,炉中燃着的仙香已经烧去了三分之一。

明镜走到香案前,用一旁的抹布在香炉旁擦拭了几下,低着头叹声道:

“起来吧。该出门了。”

两兄弟都抬起头来,明楼点点头,率先站起身。明台眼中泛有泽光,看大哥起身,便也揉一揉鼻子离开蒲团。

明楼过去香案那里,一手扶住大姐的肩膀,将她往自己怀里带了带,拍拍大姐的肩膀。

明镜将头靠在弟弟肩上闭了闭眼,放下手中的抹布。

“走吧。”

直起身,从兄弟俩中间出了祠堂。




阿诚一切收拾停当,东西也都放进了后备箱里。他右臂上搭放着大哥的外套,正与阿香靠着餐桌在等,直到大姐他们从祠堂里出来。

明镜在楼梯口停下,转身对着明台,抬手为他整理薄衫的领口。

“去把外套穿上,今天天凉。”

明台乖巧地点头,笑眯眯地将大姐转过去往楼下推,边推边朝阿香招呼:

“阿香,去大姐房间拿她的披肩。”

阿香“哎”一声,低头上楼,错过三人跑到大小姐的房间里去取。

明楼揽住大姐的肩,算是从明台手中完成交接。兄弟俩相视笑一笑,明台转身回房间拿衣服,而明楼,则同大姐一道下楼。

阿诚从靠着的餐桌上站直身体,径直走到门口拉开房门,侧立在一旁等候。

视线绕回来,与正看向他这里的明楼交合到一起。

他唇角动一动,是往常安慰的笑意。

明楼便也弯起嘴角,带着大姐出了门。

身后传来疾步下楼的声音。

明台将外套往后一甩,边走边穿,脸还朝着大姐的卧室方向。

“阿香,你快点儿。”

阿香将大小姐的披肩叠在胳膊上,另多带了两方丝帕。听见小少爷催促,她边应边往外走,顺手带上了门。




天还好,不像往年的清明总飘小雨。

后座上挤着三个人。

明台揪着阿香的辫子把玩,嘴上又欺负阿香说她胖了,挤的后座都放不下她。

阿香反手拦着他的动作,回嘴不过,就让大小姐给她做主。

明镜被他俩闹的不行,只好侧身伸出手去,朝着明台的脑瓜子轻拍一下。

“你就让着她不要再欺负阿香了好不好的呀。”

明台委屈地撇嘴,缩成一团可怜兮兮地窝在座位一角。

“我哪里欺负她了,明明是她欺负我。”

又直起身来往前座凑,用手拍明楼的肩膀。

“大哥,要不咱俩换位置?”

明楼转头瞪他,用手套甩他的脑袋。

阿诚打转方向盘,抿着嘴巴笑。

等车子稳稳驶上宽敞的柏油路,转头看一眼俩人。

“大哥要坐后面,我车子就要拿去修了。”

明楼“嘿”一声,侧身瞪他。

他吐吐舌头,装作专心开车的样子。

阿香和大姐在车后,手背遮着嘴巴偷笑。一个明快活泼,一个娴静淡然。

明台裹紧自己的外套将自己又缩靠回去,十分不给面子地抖着嗓子笑起来。



每一年的清明,明家都会带着各式各样的祭奠物品前往墓园祭拜。

鲜花是提前订好送到那里去的。两座墓碑相邻,其上照片一为一名年轻女子,另一则是一双夫妇。

女子的墓前订放的是碎散的天堂鸟,而夫妇墓前,则是成篮的矢车菊。

洒然成群,明艳非常。

---------------------------

其他文请点这里

评论(26)
热度(180)

© 不羡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