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归零,才能不忘记来路,不辜负初心。
欢迎留梗交流脑洞。

【楼诚深夜60分】婚礼

红顶白墙,农舍静默地座落于小镇的穹顶之下。

说是穹顶,其实有些不太准确。

这里的天空阔远宁静,仰头望去只会让人觉得那是出口。

明诚低头穿过载花的小径,躲开几乎要拂到脸上的花藤,低头含笑地跟紧前面的人。

“难怪这里被人称为莫奈的调色盘,确实缤纷多彩。”

大哥一边抬手拦挡夹道的枝条,一边透过小径极目远眺。

尽头是两三座普通的农舍,常青藤爬满白色的墙面,蓝粉色的牵牛花交织其上,一路蜿蜒到二楼的窗台。窗轩的色彩要比花叶们自带的绿浅一些,绅士一样迁就着这些美丽的,几乎想要探到窗户里面去的花朵。

小镇的用色非常大胆,不亚于使它闻名的那个人----他们敬爱的克劳德·莫奈。

那人善于从光与色的相互关系中发现自然受约束的美,而后提笔画在他的人生里。在他死后,小镇的人们又用他的手法,将这个地方打扮得与他的画如出一辙。

这不禁使明诚想起他少年时学《师说》,大哥对其作者韩愈做的几句介绍。

是午后,日光斜入书房,懒懒散散地洒在棕木桌上。明楼随意将书本扣在膝盖上,跟他闲聊韩愈的生平,正讲到他被贬。

“李渊父子虽得了天下,大唐河山也没有听说哪山哪河易姓为李,倒是韩愈一个罪臣,在海边一块蛮荒之地施政八月,这里忽然就山河易姓了。”

“为人所求也不过如此,留一个清名给现世,而后世则用他喜欢的方式来记住他。”

莫奈的生命,就在这个小镇。后世记住他的方式,除了他自己的那些画,便是这个日渐美丽的吉维尼。

索菲亚与希德尼·伯纳德的婚礼就在这里举行。这里是希德尼的家,是他徒步前往巴黎的起点。

在巴黎的街头他用自己的情歌打动了他们美丽的邻居小姐,一年零四个月后,将她带回到这个斑斓的小镇。

明楼和明诚自然受邀前来,这一道不长的花径,是他们到达教堂所要走的最后一段路。

花径尽头的农舍旁,便是被簇拥的花丛遮挡住的小镇教堂。

他们拐过一个弯,踏上通往教堂里的红地毯。

明楼停住步子,等阿诚摘完肩上落着的花叶,两人相视一笑,一起走进殿堂里。



教堂里的人稀稀落落,尚未来全。多数人都正聚集在希德尼的家中,为他出谋划策筹备新颖别致的婚礼仪式,以及仪式上该举办的一些使新娘终生难忘的互动节目。

小镇的风俗,往往比其他地方繁琐,也更温暖。

明楼在第三排的位子上坐下来,伸出胳膊将衬衫的袖口聊作整理,四处环视教堂里的布置。

阿诚在他身边就坐,抬手扯一下大哥衣角的褶皱,弹一弹上面落着的花粉。

“几点了。”

明楼整理完袖口,翘腿看他。

抬腕扫一眼,明诚无意识地鼓着腮帮回答。

“还有半小时仪式开始。”

明楼两手自然地一拍他鼓起来的脸,笑着转过身搭在椅背上看教堂门口。

人三三两两地前来,渐渐填满教堂里的一排排客席。

花篮布满红毯的两侧,不是平常剪彩或别的典礼上常见的大型装扮,而是小镇特有的盛着鲜花的篮子。

牵牛花自然地爬在篮外,白色的铃兰缠绕其间,点缀它空缺下来的色彩。

爱情永固,安全感,以及幸福。

据说是它们的花语。

明楼转回身来,嘴角一笑握起明诚的手扣在掌心,插入指间。

阿诚低眉看着交握着的两手,嘴角淡抹起弧度。

“干嘛。”

他明知故问。

明楼挑起眉毛将他的手压在两人座位之间的空隙处,闲扯着他的指头。

“有安全感吗?”他淡淡地问。

阿诚看一眼花篮,手指也拨拉着大哥的掌心、手背。

“西方人出生即受洗礼,结婚便入教堂。人生的两次重要仪式莫过于此。”

他的目光仍注视着交叉的手,与纠缠着的小动作。

“这些仪式是人一生中重要的里程碑,帮助我们不断适应自己某个阶段的角色。意在获取社会的承认和祝福,意在让我们准备好承担责任和义务。”

觉得大哥握自己的力道重了许多,阿诚停下来,抬头看过去。

对方眼中有沉沙的暗色,瞳孔却折射着沙石上的光。

他抿了抿嘴巴,习惯性地舔一舔唇角顽皮地笑道:

“大哥在很早时候就教会了我适应自己的角色,我们也早已在承担彼此的责任和义务。”

他看一看四周,快速地抬起两人相握的手,对准明楼的手背亲了一口,立刻又放下去藏好。

掩饰性地咳嗽一声。

“在这种前提下,随便一个动作,一种场合,都可以是我们的仪式。”

明楼笑着拽过他的手,放到自己的膝盖上覆住。

“比如刚才?”

拎起阿诚的食指在自己手背被亲的地方戳了戳,又慢慢地磨着。

明诚坦荡地翘起腿,目视从教堂偏门走进来的牧师,得意地点头。

“比如刚才。”


风琴声响起,小号浪漫地随其悠扬,不羁洒脱地荡在教堂里。

新郎踏着地毯大步跨进来,花童们从门外一齐冲到他前面,一人拦挡住,另外的分列两侧,提起花篮揪下花瓣来握在手中。希德尼等待他们准备好,笑眯眯地将拦挡着自己的花童抱起,慢慢地走向教父那里。

索菲亚在门外正对着他们的地方捧着花,脸上洋溢着夺目的笑。她似乎在寻找明楼和她亲爱的诚,直到对上他们的视线,才有清泪顺着脸颊流下。

她朝他们飞吻,白手套上染上淡粉色的唇印。

明楼笑着朝她闭了闭眼睛,嘴型是他交给她的中文。

“祝你幸福,亲爱的。”

---------------------------------------------------

其他文点这里

评论(60)
热度(209)

© 不羡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