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归零,才能不忘记来路,不辜负初心。
欢迎留梗交流脑洞。

【楼诚深夜60分】非诚勿扰

 明堂做东,在唐家弄自己的园子里举办露天舞会,明太太特意邀了不少牌友也来凑热闹。

且牌友中,大多都是与她年纪相仿,且家中有女待字闺中的。

这不仅是堂妹明镜的意思,也是她这个做嫂子的有心为弟弟牵线。

车辆不时在园子外停下,客人三三两两而至。

明堂带着妻子上前招呼,几声寒暄笑闹,便各自随意,只留下明堂夫妇两个站在靠甜点的桌前,环视着形形色色、各有千秋的富家小姐们。

“我看李家的千金就不错,知书达理,几个姑娘里就数她沉稳爱笑,进退有度。”

明堂喝一口酒,笑着附和妻子的话:“你的眼光我还是相信的。”

明太太切下一块甜糕眉眼得意:“夸我眼光好看上了你是吧?”


人群纷乱地回头,却都朝着园门方向。

明堂便和太太也转过身去。

明镜在前,带着两个弟弟并阿诚笑着向他们走来,一边朝大家问好示意,一边将手套往下拽着。

常与明家有生意往来的一些人便迎上去,与明董事长握手谈笑。

三兄弟主动让开一些距离,方便大姐与旁人交谈。

远处的千金小姐们举着酒杯或者握着绒羽扇,或三两成堆继续谈笑,或低眉饮酒观察地面,只是眼角的余光,总少不了往明家两兄弟那边打量。

听闻大公子明楼已经有了情人,虽说他长姐明镜并不同意两人的相恋,但到底抵不住人私下幽会,不是做丈夫的好人选。小公子仪表堂堂清澈阳光,看着就让人喜欢。旁边那个据说是管家,与大公子一道在政府办当差,虽然地位不如两位公子,但样貌和这份工作可是没得说的。

心里各自有了算计,只等母亲和明太太前来牵线便可。

但在此之前,却要让他们注意到自己,博得一个先入人眼的好印象。

于是千金们谈话的声音便不知不觉地高了起来,嗔笑怒骂都带了一丝撒娇的意味。也有真正矜持稳重的姑娘,只在一边与旁人打趣玩闹,本无心旁观这场联谊。

明台后弯着身子,绕过中间的大哥看向阿诚,眨一眨眼笑着和他调侃。

“阿诚哥,看上哪个了。”

阿诚一笑瞥他一眼,扬起下巴示意着中间的大哥。

“这个。”

明楼转头,抬起食指笑着点他。

明堂站在远处朝他们仨做了个手势,三人相视一眼,前后走向堂哥和嫂子。

明台率先跨一大步,几乎是在草坪上滑行一段,笑眯眯地弯着眼睛两手搭上嫂子的两肩。

“嫂子,给我阿诚哥准备了几个啊?”

明楼和明诚随后跟来,一前一后嘴角带笑。

明太太转头戳着明台的脸,瞪他嗔怪道:“谁说只给你阿诚哥介绍,你也要好好看看,有没有满意的。”

明台撒娇一样晃一晃嫂子的肩膀,神秘地求饶:“我在学校有女朋友的,嫂子,你就别给我操心了。”

明太太诧异地看一眼正与人交谈的大姐那边,扔开明台搭在肩膀上的手,转身对着他问:“什么人家的女孩子?”

明台笑着将她又扭转过去,推着她面向阿诚哥这边:“哎呀反正是好女孩儿,您今天就踏踏实实地对准阿诚哥。”

阿诚无辜地看嫂子:“我也有女朋友。”

明太太啪地将酒杯放在甜品餐桌上,一手挽一个站在明台和阿诚中间:“你俩少糊弄我,老老实实地跟我见见别人去。”

阿诚无奈地看嫂子,眼睛瞥向明楼那边。

明楼看他一眼表示无奈,转身与堂哥用眼神示意。

明堂将酒递给明楼,笑着耸耸肩。

明楼接过酒,两人谈起“明家香”近日的营销情况和生意上的其他事宜,有说有笑地便要往人少之地走。明诚随意地瞥一眼大哥的背影,随手端起餐桌上摆放好的红酒,在手中浅显地晃了晃,朝明太太笑:

“说好了啊,我最多只见两个。”

明台附和:“我只见一个!”从果盘里揪下一串葡萄。

明太太收一收自己胳膊,将他俩拗过来瞪他们:“有本事跟你们大姐商量去。”

两人齐齐地回头看眼大姐,明镜正看着他们这边,一瞧他们转头,便脸色虎着一派威胁。

一起缩了缩头,咳嗽一声分别吃葡萄、饮酒。


明楼明堂在远处的雕花木椅上坐下来,翘腿晃着红酒看着人群里游移说笑的三人。

喝一口酒,明堂侧目瞄一眼自己的这个堂弟。

“这辈子真要交代给汪家那个丫头啊?”

明楼正将视线投放在阿诚身上,看着他谈笑自若地在介绍给他的千金面前进退有度,风度翩翩。笑着的侧脸从他这个角度看去,棱角分明俊朗非凡。

他噙着笑品一口红酒,闻言收回视线,浅淡地吸一口气回答。

“说不准能不能坚持一辈子。顺其自然吧。”

眼角仍然没放开那抹身影。

阿诚正欠身邀他面前的女士跳舞,留声机换了碟片,舒缓悠扬的曲子在草坪上开旷地响起来。

明楼将酒杯放在花桌上。

“那个姑娘是?”

明堂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

“哦,李家的千金。之前你嫂子还说她不错,看来还真能让阿诚另眼相待。”

明楼点了点头,上下打量着。

“舞步也稳而不乱,是带的出去的好女孩儿。”

明堂感兴趣地看他:“怎么,动心了?”

明楼一边的眉毛挑起来,敲一敲堂兄的酒杯:“喝你的酒吧,哪儿有那么容易动心。”

明太太终于将两个弟弟都介绍了出去,明台也邀请了林家的小姐一起共舞。

她放心下来,和明镜站在一边欣慰地观看。

明镜笑着点头,满意地看着舞池里的四人。随即笑容顿住,转头看向明楼这边,脸便阴起来,朝明楼招手示意。

明楼用手指指自己,诧异地用口型问:“我?”

明镜点点头,又朝他招招手。

明堂在旁自在地品酒,翘着的腿看热闹地抖着。

“看来你也跑不了咯。”

明楼咳嗽一声,整理西服起身过去。


明镜拍了拍他西服的前襟,为他正了正领带。

“看到花桌旁坐着的那位小姐没。秦家老太太的心肝宝贝,留学法国回来的。回国五年一直找不到合她心意的人,年龄正好跟你相配。”

明楼无奈地站直身子,委屈地和明镜谈条件。

“大姐,您知道我一直......”

“你一直什么!你还想着那个汪曼春?!我告诉你,你趁早死了心!立刻去请人家跳舞!”明镜打断他的话,压着嗓子训完,直接将他往秦小姐的方向推出去。

明楼没办法,暗自叹口气朝对方走去。

阿诚嘴角挑起来,将李小姐带起一个圈。


碟声再次换动,是轻快的英伦小调。

男女互相对站两列,彼此微一行礼,交叉着开始移动舞步。

舞伴因此并不固定,交替着相互跳舞。

李小姐的手贴合在明楼手中,她温婉地笑,略显羞怯地行了个裙礼。

“明先生。”

明楼礼貌地点头回应她,拦住她的腰身贴近一些,带着她走了一轮舞步,随即放开。

“我弟弟可有照拂不周的地方?”

李小姐摇头,余光瞄一下阿诚抿唇笑着:“阿诚先生绅士风度,举止无可挑剔。”

明楼让她一步,带她前进换位,绕完“之”字道谢一样。

“这孩子法国留学时尽学了一身的腔调,总是让班上的女孩子们看不清他内里的不足。您可不要惯他。”

李小姐略有愣怔,正要细问,舞伴却该换了。

明楼轻推她的腰身,微笑着将她送到阿诚那边,转身抬手,欠身向下一位交错他眼前的女士作邀。

正是一轮已完又重新回到他眼前的秦小姐。

秦小姐矜持地将手放在明楼掌心,随着他带起的舞步前后进退。

“与李小姐谈笑地很开心吗?”

明楼无辜地看她,右手抬高带她转步。

“与她谈了阿诚的一些事情,顺便了解一下是不是阿诚会喜欢的类型。”

秦小姐便轻笑一声,重新贴近明楼的怀中,由他领着起舞。

“那明长官你呢。你喜欢什么样的类型。”

阿诚与李小姐正在旁边,两人舞步交错,位置已站回起步时。

明楼嘴角淡然笑着,也将秦小姐礼貌地推送回原地,自己停下舞步顺着音乐谢幕。

回答声也同时响起。

“没什么类型。非诚勿扰。”

秦小姐与李小姐各提裙角,向眼前的两人谢舞。

秦小姐的声音也俏丽清脆,闻声便知她较为满意这个答案。

“那改日,可要让爷爷去明家表一下诚意了。”

明楼将胳膊伸给她,秦小姐自然地挽上去,与他一道走出舞池。

李小姐与阿诚在后,看上去倒是十分相配。

明镜和明太太相视而笑,满意地拍一拍对方的手背。


两天后,明镜在饭桌上将碗重重地一砸。看着愣住不敢动筷子的兄弟三人。

“昨天嫂子打电话来,说三家的小姐都没有跟你们继续见面的意思。”

明楼先反应过来,他将碗放在桌上,安慰着气鼓鼓的明镜。

“她们怎么说?”

明镜没好气地骂他:“还能怎么说!还不是你跟汪曼春的那档子事儿!人家秦小姐也不知道在哪儿听别人添油加醋又说了一通,当下就打电话跟你嫂子埋怨了一番。”又转过去看阿诚,“还有你,啊?!李小姐说你在什么76号有个叫什么朱徽因的相好,还说你生活随性任意,”啪地用筷子一拍桌子,“到底怎么回事!”

明楼和阿诚彼此看了一眼,各自咳嗽低头搅饭。

明台忍着乐夹菜,幸灾乐祸地看对面俩人。

明镜瞥见他,抬起食指戳他脑门儿。

“你还笑,你在学校有什么小女朋友。”连续地拍了拍桌面恨恨地催他,“这个礼拜给我带回来看看!”

明台菜噎在嗓子里,捂住脖子憋地顺气,不断地捶胸看起来非常痛苦。

明镜赶忙起身,抚着他背拍着:“明台!”跺脚喊对面那俩低头装样子的,“还不快过来帮忙!”

两人慌忙起身,绕过餐桌过来帮明台咽饭。

明台侧身背对大姐,方便她拍自己的后背,朝着大哥和阿诚哥挤了挤眼睛。

阿诚的手顺着他的胸口,悄然地朝他竖了竖拇指。

--------------------------------

又没赶上[跪]

元旦放假要出去逛逛逛买买买!偶尔会缺文在此说明一下OTZ

-----------------------------------------------

其他文点这里

评论(73)
热度(393)
  1. 向日葵下的兔子不羡归 转载了此文字

© 不羡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