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归零,才能不忘记来路,不辜负初心。
欢迎留梗交流脑洞。

【楼诚深夜60分】明家日常

连绵的雨断断续续下了将近一周,仍没有停下来的迹象。太阳倒是每日报到,从云朵边上抛出几道光扫视着溪流纵横的地面。但即便是这种时候,发黑的云朵也一簇挨着一簇成堆地聚在天的另一边,只要人们稍有不慎,便疾速地滑行到上空堵住阳光,紧接着将雨丝连串地浇下来。

就像现在。

阿香用脖子夹着雨伞,从钱袋里往外掏大洋,淅淅沥沥的雨水顺着伞沿往下流,溅落在地上洒湿阿香的脚踝和布鞋。

她皱着眉头跺跺脚,移开到没有坑洼的地方,将大洋点了一遍递给吴婶。

吴婶将菜放进阿香的菜篮,甩了甩水递给她,接过递来的大洋装进围裙口袋里。

“快回吧,看这架势,又要下一天了。”

阿香嘟着嘴巴将伞扶正打好,接过菜篮子提在手里。

“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停,家里的被子都能闻出潮味儿了。”

说完跟对方道别,转身踩着平滑无积水的地方,小心翼翼地出了早市区。


到家的时候,阿诚少爷整理着衬衫的领口正从二楼下来。

阿香收起雨伞挂在门把上,关上客厅的门。

“阿诚少爷,起这么早啊。”

阿诚站在厨房门口等她,挽着袖子朝她笑着点头。

“昨晚的鸭腿还剩着吧,煮成粥。”提过阿香手中的菜篮,直接进厨房。

阿香撇着嘴,捋着辫子上的雨珠子跟在阿诚少爷身后,神情活泼地笑问。

“大少爷要加餐的吧。阿诚少爷可真听大少爷的话。”

阿诚看眼她:“吃不吃?不吃我回去接着睡。”将菜篮放在灶台上,在一旁的槽池里洗了洗手。

阿香赶忙跑过去,扶着菜篮往外拿菜,头点地跟明台似的。

“吃吃吃。胡萝卜还有四五根呢,正好煮鸭腿粥。”

阿诚一笑,两指一屈在她脑门儿上敲了一下。

“淘米去。”


书房的门被人从里拉开,明楼打了个哈欠将房门开到最大,脚尖支了支惯性往外合的转轴,遂做着扩胸运动从里面走出来。

阿诚闻声往外看了看,将勺子扣在锅盖上,嘱咐阿香看着火候,自己绕过灶台走到厨柜前。

阿香乖巧地点头,等阿诚少爷转身,便举起勺子在他后面吐舌头。


耳朵那么灵光。


从柜子的第二层提出个水杯,冲洗一番倒满热水,端着出了厨房。

阿香靠着灶台,视线顺着阿诚少爷转悠,直至目送他出去客厅。

偷摸也从灶台绕出来,侧着身子往外偷瞄。

阿诚少爷自然地将水杯递给大少爷,大少爷满眼是笑的接过来喝了口,问阿诚少爷早饭吃什么。

阿香赶忙将头缩回来,跑到灶台旁掀开锅盖搅拌。

阿诚转身边往厨房走边答了句。

“粥。”

明楼眉开眼笑地在沙发上坐下,从茶几下面抽出昨晚的报纸,翘腿喝着水翻看。


阿香将手中的木勺子递还给阿诚少爷,踮着脚看他手腕上的表。

“是不是该叫大小姐起了?”

阿诚歪过手腕方便她看,自己也侧过去看了眼时间,点头。

“去叫吧,跟明堂哥约好了八点半过去做客。时间也差不多了。”

阿香点了点头,用铜盆在槽池里接了水,一手提起水壶,端着铜盆往外走。

大少爷从沙发上抬起头来,阿香笑着跟他打招呼。

“大少爷早。”

明楼点头回应,抬腕看了看表。

将手中的报纸放下,起身也往二楼走。

阿香转头看了看他,低头专心端着铜盆上楼,心里为小少爷祈了个福。

抬手叩敲大小姐的房门。

“大小姐,七点了。”

明镜在里应了一声,隔一会儿门便开了。

阿香将门推开,侧身进去用胳膊肘又关上。


明楼抬手敲明台的房门。短促的两声。

里面没反应。

他又敲,加了一声。

还是没反应。

明楼脑子里都能补出明台在床上翻个身,用被子兜住脑袋的样子。

他站直了身,连续敲了十下。

明台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了。

“阿诚哥!现在才七点!”

气急败坏,义愤填膺。

明楼气乐了,干脆侧靠着墙,时不时地敲一两声。

反复这么五六次后,门从里面刷地被人拉开,明台穿着睡衣皱着脸,一副要抗议的样子。

明楼哼笑一声,站直身训他。

“怎么,七点不该起吗?”

明台一嗓子的抱怨卡在嘴边,秃噜了两圈还是咽回去了。他耷拉下脑袋,眼皮掀起来瞄眼明楼,嘟囔着。

“大哥,怎么是你啊。”

明楼拨开他往里走,到窗户边一把拉开窗帘。

“洗漱穿衣,下楼吃饭。”

丢下八字真言,下楼了。

明台从头到尾撅着嘴看他,末了朝着他背影“哦”了一声。


阿香将碗筷摆放好,朝着楼上喊。

“大小姐,下来吃饭了。”

明镜扣着旗袍最上面的扣子,应着从楼上下来。

明台殷勤地为大姐拉开椅子,绅士地行礼请大姐坐。大姐抬手揉揉他的脑袋,笑眯眯地在首座上坐下来。

阿香给大姐盛粥,放在明镜面前。

明楼侧着头向明镜开口:

“大姐,今天雨还下着。堂兄那儿,要不就我和明台去一趟,您在家歇着。”

明台响应地咬着勺子点头。

明镜拿起勺子搅了搅,笑着看看俩兄弟。

“一起去吧。免得嫂子又要说我们一年到头也不见她一次。”

明楼就笑,夹块煎鸡蛋吃下去点头。

“也行。反正是开车。”

转头看眼阿诚。

“礼物?”

阿诚咽下去粥,提起筷子夹菜。

“昨晚就拿回来了,就在车上。”


几人说说笑笑吃完早饭,时间已经七点过四十。

阿香收拾完碗筷用水泡着,系着围裙出来客厅。

阿诚少爷将伞整理好,和大少爷站在门口等着。

大小姐理着披肩从楼上下来客厅,到阿香身边嘱咐几句。阿香眼角弯着不断点头。

明台终于打扮完自己,几步跨下楼梯来到明镜身边,两手搭着大姐的肩朝阿香笑。

“看好家啊。”

明镜抬手覆在他的手背上,笑着拍一拍。

阿香朝她吐舌头:“放心吧。肯定比小少爷看家靠谱。”

明台“嘿”地教训她,按她的脑袋。阿香赶紧闪躲,要大小姐救命。

明镜拖住他制止,斜他一眼拽着他往门口走。

明台转过头来吓唬阿香,阿香得意地朝他哼一声。

阿诚先出去,将雨伞撑起来,明楼站进去等着。

明台提起阿诚哥准备的另一把伞,甩了甩打开,扶着大姐的背往她那边移了移。

四人两两走下台阶,朝着前面的车走去。

阿香走出来,站在台阶上笑着看。

阿诚打开副驾驶车门,明楼弯腰坐进去。

将车门甩上,来到后门处打开。

明台护着大姐,让明镜先坐进去,阿诚撑伞遮着他露出来的肩背。明台朝阿诚哥道个谢钻进车里,扒住车窗又朝台阶上的阿香喊。

“晚饭我们回来吃,别熬糊了粥。”

明诚笑着将他的脑袋按回去,转到前门坐进驾驶座。

阿香两手交叠着垂放在身前,往前走了两步朝他们笑,抬起胳膊挥了挥手。

车窗缓缓地关上。

---------------------------------------------

其他文点这里


评论(38)
热度(326)

© 不羡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