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归零,才能不忘记来路,不辜负初心。
欢迎留梗交流脑洞。

【楼诚深夜60分】“阿诚”

明诚拎着大衣从二楼下来,大哥正在沙发上研究西洋棋。

他侧着头走近,停在茶几旁歪着脑袋看了会儿,顺手从果盘里拎起个苹果擦了擦。

明楼抬头看他。

“干嘛去?”

他咬了口苹果,将靠左白格子的象往前方斜上了一步。

“去趟吴淞口。”

把吃过一口的苹果塞明楼嘴里,甩开大衣边套边往外走。

“你先吃着苹果垫垫肚子,晚饭我回来做。”

明楼拔下口中的苹果咬了口,嚼着转身目送他。

“超过七点钟我会通知办公厅人事处扣工资。”

明诚在门口停下转过来瞪他。

“我私人时间也要算工资里?”

明楼理所应当地点头。

明诚白他一眼拉门离开。

明楼转回来,将阿诚刚才斜上去的那一步退回原位,嘟囔着骂。

“瞎给我走棋。”

看着棋盘思虑了一会儿,又重新推到阿诚走的那步。摸摸鼻子咳嗽了一声。

随便一下,下的还挺准。


明诚将带官印的批文交给码头管理人员,又上下打点交待了一番。

胡一亮是梁仲春这方面的心腹兄弟,因为货物运送和卸装的事宜,跟阿诚也多多少少建立起那么一些交情。

他等阿诚先生处理好麻烦,恭恭敬敬地从衣服口袋摸出一盒上好雪茄,打开请他品尝。

明诚摆了摆手,一笑拒绝。

“不抽烟。”

顺势看了看腕表,六点过二十。

他拍拍胡一亮的肩膀,从大衣里掏出手套甩了甩。

“你们等卸完货。我先走。”

胡一亮躬身请他随意。


车子行驶到伊斯特路街角,明诚将车子停在路边,走进右边的一家洗衣店。


明楼扶起倒掉的王棋,捡到手中重新退回没被将死的一步。

白方在棋盘上所控制部位的数量占明显优势。黑方王棋如果想摆脱应将不死的局面,起码要后退三步重来。前面设局太深,不知不觉偏向了白方这边,所以在发觉黑方被将时,即便退一步也挽救不了其败局了。

明楼将黑色王棋提出来,一一收拾棋盘上的残兵。

棋如人生,稍有不慎,也会被卷着走。

客厅的门被推开,他闻声转过头去。

明诚胳膊上搭着一件深灰色风衣,提着一袋子绿菜,用脚勾着门关上。

他看一眼明楼,眼睛笑起来。

“饿了吧。”

明楼放下棋起身,走过去接过他胳膊上的风衣,一抖展在灯下看。

“什么时候送去洗的?”

明诚边往厨房走边答他。

“前天去银行送合股文书的时候。”

明楼笑着将大衣挂在衣架上,走回客厅沙发收拾残局。

厨房传来淅沥的水声,阿诚应该已经在洗菜了。

他将棋盒放在茶几下面的横面上,从果盘翻捡三个橘子拿着去厨房。

靠在门上朝甩着菜叶的阿诚开口。

“七点十分你进的家门。”

阿诚抬头看他,将洗好的青菜放在案板上切成四段,抄进碗里拿到一边。

“今晚还想不想吃饭了?”顺手捞出盆里的油菜,转身开火,将油锅架上去倒入热水。

明楼食指挠一挠眉心,将橘子皮投进垃圾篓里,吃了口橘子咳嗽一声。

“吃什么。”

阿诚在水中加入稍许盐油,就用锅铲翻动焯热,转头看他。

“简单炒个香菇菜心。中午还剩一些鸡脯肉,配着水发海参做个三鲜汤。”水沸腾起来,他转身用锅铲撩动,低头朝着油锅吹一吹。

明楼自顾自地点着头,大爷一样吃掉最后一个橘子。

“快点儿啊。”转身往客厅去了。

明诚并没回头,嘴角却勾起来笑开。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心情愉悦。他关掉火,捞出油菜放进一旁的锅里过凉。


明楼在客厅转了两圈锻炼身体,拉着嗓子唱了一出《淮河营》。

阿诚拿着勺子靠在灶台,手指在勺身上配着大哥的节奏叩打。

一旁的米饭已经冒出米香,他直起身,将盖子掀开,勺子在上平压一下。

硬度适中。

他关掉煮米饭的火,专心对付三鲜汤。


端着菜出来的时候,明楼正对着客厅的沙发比划唱腔和动作,一板一眼地将调子拖得老长。

将菜在饭桌上放好,转过来靠着椅背抱臂看他唱。

明楼一脚在地上侧转个角度,抛弃了客厅的沙发转而将阿诚当成他的厉王。阿诚握拳笑着,抬眼盯着他“广袖长舞”。

明楼终于做个收袖的动作,满腔赤诚和忠心地与他行了个完礼。

这便是真正的唱完了。

阿诚直起身,将座椅拖开朝他欠身。

明楼施施然地挽着袖口,走到餐桌前,却也不坐,只是看着他问。

“好听吗?”

阿诚撇撇嘴将米饭摆在他手边一碗,将筷子递给他无辜地回答:“我喜欢贵妃醉酒。再不济也是梁祝或者铜雀台。”

明楼接过筷子挑着眉训他。

“情情爱爱有什么好。”

阿诚看着他笑。

明明是棱角坚毅的男人,眼波却流转着潋滟的光华。

明楼心下一动,笑着在桌上竖了竖筷子坐下。

“确实挺好。”

阿诚也笑,在他旁边坐下来抬手夹菜。

吃了口,突然起了兴致,转过来对着明楼。

“你当年跟汪曼春谈情情爱爱的时候是什么情形。”

明楼吃一口米饭,抬眼笑他。

“发什么神经。”

阿诚用筷子敲敲大哥的碗:“说说。”

明楼倒也不扭捏,翻着眼皮看天花板,思考了约略半分钟,搅了搅米饭挖起一筷子。

“念念诗,说说情话什么的。”

阿诚调子上扬地“哎唷”一声,叼着筷子感兴趣地挑眉。

“还有呢。”

明楼将米饭送到嘴里,夹块香菇配着吃下。

“没了。”

阿诚“切”一声,转回去也夹菜吃饭。

明楼笑着问他:“怎么,吃千年陈醋啊。”

阿诚咬断油菜的梗,吸进去嚼碎下咽,满不在乎的口气。

“好奇是人的天性。嫉妒也是。”

明楼放下筷子站起来,将椅子挪开一点,抬手去拉阿诚。

阿诚正吃饭呢,侧着脑袋看他。

“干嘛。”边问边站起身来。

明楼把他的椅子也拖后一点,朝他做着向后转的手势。

“你不是嫉妒吗?给你补上。转过去。”

阿诚磨磨唧唧地看他,边看边转过去背对明楼,头还扭着往大哥这儿看。

明楼朝他摆手:“转过去。”

他瞥一眼完全转过去。

明楼将椅子侧放在阿诚身后:“坐下。”

阿诚疑疑心心地照做。

明楼上前一步抱住他,将阿诚搂进自己怀里。让阿诚的耳朵对着自己的左胸。

“自己捂着另外一只耳朵”

阿诚看他一眼,抬手捂住左耳。

明楼紧紧环住他,开口喊他。

“阿诚。”

他胸腔那里震颤着,阿诚的耳膜嗡地一声响。

明楼笑着贴上他捂左耳的手背,又叫一声。

“阿诚。”

阿诚胸腔仿佛也被带动了一般,猛然地一热,像是被这一声简单的称呼揪住了心脏。

他愣然地将自己的脑袋在明楼胸口蹭了蹭,让耳朵贴的更紧。

明楼知道他的意思,又叫他。

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

阿诚便一遍又一遍地听,眼角渐渐湿润。

他抽出捂着耳朵的手,环住明楼的腰贴在他身上。

“大哥。”

明楼停下来,笑着揉他的头发。

“这里的情话是不是更好听?”

阿诚笑着哭出来,用力地点头。


我这一生,讲过最动听的情话,就是你的名字。

“阿诚。”

那是血液留到心脏的温存,是延续我生命意义和光华的语言。

每一句,都是从未出口的“我爱你”。

-------------------------齁死勿救--------------------

其他文点这里

评论(239)
热度(1766)

© 不羡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