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归零,才能不忘记来路,不辜负初心。
欢迎留梗交流脑洞。

【楼诚深夜60分】蝴蝶效应之武士刀[南田版]

来自选梗7:南田洋子是个帅气的日本男人,他爱上了明楼[×]

-------------------------------------------------

一   交锋

上海,日本特高科。

 

高木小心翼翼地关上办公室的门,拐过不长的走廊来到接待室,轻叩两声,推门探头。

“汪处长,请随我来。”

汪曼春放下手中水杯,朝高木展颜一笑,整理军服将面前的报告书在桌上一竖,拿在手中随他出去。

两人停下步子,高木抬手叩门,将门推开,欠身请汪曼春进去。

 

男人正背对她,陷坐在办公桌后的座椅里,将手中的一把长鞭,爱怜地从头抚到尾。

手帕擦过的地方氤出红色,他用力地捋过去,将手帕扔到地上。

支那人,连血都是污秽的。

他站起身,将长鞭挂在墙壁钉好的架子上,摸了摸鞭柄,转过身来。

汪曼春恭敬地朝他行礼,标准的九十度鞠躬。

“南田先生。”

南田温和地笑,走到桌前将座椅调个方向,正对着这边重新坐下,一腿习惯性翘起,两手叠放在膝盖上。

“汪处长,76号情报泄露的事,有眉目了?”

汪曼春上前一步,将手中的文件夹递放在办公桌上,将其往南田眼前一推,直起身子汇报:

“是军统的人,已经招供了。”

南田伸出小拇指,漫不经心地勾开文件翻看上面的汇报,他点着头,鼓励性地让汪曼春继续说下去。

汪曼春详细汇报了行动经过,眼神转到报告上,欠身指出其中利弊。

南田鼓掌夸赞她,将文件扔回桌子,抽开中间的抽屉,从中取出一张照片,转正放在汪曼春眼前。

"认识他们吗?"

汪曼春心里一惊,面上不动声色。

“我师哥明楼,和他的管家阿诚。”

南田装作恍然地点一点头,拖着座椅往前凑了凑,两手搭在桌沿上感兴趣的样子:

“听说你和这位明楼先生曾有一段旖旎的过往。”

汪曼春抬眼看他,只觉得那双眼睛的笑意让人发冷,她低头行礼,移开对视的目光,推诿道:

“我们只是曾经的师兄妹。”

南田意犹未尽地笑着,眼神在汪曼春的脸和不自觉攥紧的手上转悠,良久才将这样的压迫感从对方身上收回,他仿佛被满足了好奇心一般,靠在椅背上翘腿:“他们之间,关系如何?”

汪曼春暗舒一口气:“铜墙铁壁。”

南田啧啧称奇:“这年代,还有铜墙铁壁的关系。”继而正常地与汪曼春交谈,“你叔叔汪芙蕖已经像新政府推荐了明楼先生就任经济司首席财经顾问。”

汪曼春抬眉问道:“他会回来吗?”眼中有明显的期待。

南田一笑,抬手摸了摸下巴。

“你认为呢?”

 

 

周公馆政治经济合作会。

明楼从周旋中抽出身来,环顾一圈,在靠墙一个台柜旁看到向他举杯的明诚。

他一笑,绕过人群走过去。

明诚拦住托盘的侍应,从盘中再取一杯红酒。

侍应一手背在身后,向衣着得体的先生欠身,离开去往别处。

明楼走过来,从阿诚手中接过红酒,与他碰杯。

两人各相摇曳酒杯,浅饮一口。

“怎么样。”他问的是明诚躲在这个不易被发现之地,所看到的一切信息。

明诚站直身体,请明楼外面谈话。

明楼挑眉,率先一步踏出聚会厅,选了一处偏厅走进去。

明诚跟着身后,边走边开口:

“76号的转变者正在汪曼春手上,她利用这个人,在上海大肆搜捕抗日分子。有南田洋介撑着后台,她办事硬气地很。”

明楼点头,走到窗前才停下,转身与明诚道:“上海的斗争形势,远比我们想象的要严峻的多。经济司里的一些人,也不全是白吃不干活的酒囊饭袋。老油条处处都有,一步踏出,满盘皆输。”

明诚应和他,与他碰杯:“只要能打败敌人。”

明楼淡然一笑:“只要能取得胜利。”

各自饮尽杯中酒。

 

 

“明楼先生。”

一人的声音突兀地响起来,使得饮酒的两人猛地转身。

南田托着红酒,漫步一样绕过沙发走进偏厅,他笑着打招呼,朝明楼微微颔首示意。

明楼恍然地一笑,转过身子对着来人:“南田先生。”

南田站定,长靴单叩,笔直地与明楼相向而立伸出右手:“别来无恙啊。”

明楼将酒倒换到左手,右手伸出与他相握:“南京一别,四五年没见了。”

南田收力,将明楼紧紧握着,缓慢地上下一摇:“明先生是经济界和情报界的一颗明珠,这次把您盼来,是汪主席之幸,也是76号之幸。”察觉明楼手上也加重了力度,他反而松开相握的手掌,露出泛白的印记不计较地笑着补充,“更是鄙人之幸。”

明楼重新右手执杯,谦虚颔首:“南田课长过奖。”杯中已空,示意明诚去取酒。

明诚欠身,朝二人行礼:“稍等。”

南田却拦住他,眼睛看着明楼:“不用了。”将自己的酒杯往明楼的杯前倾了倾,笑着挑眉:“不介意吧。”

明楼看一眼阿诚,让他退回原处,将手中酒杯向南田这厢侧了侧:“当然不介意。”抬眼与他对视,“我来,就是为分一杯羹的。”

南田将自己的酒杯搁在明楼的杯沿上,贴着杯壁将酒液淅淅沥沥地倒进去一些,刮了刮,才分开拿到自己胸前。

明楼的酒杯追上去,贴住他的酒杯,轻缓地一碰,方收回来饮酒。

南田心里涌起一丝愉悦与赞赏,盯着对方的脸,将酒一饮而尽。

早在南京时,他曾在周先生的引荐下与明楼打过交道。这个男人处事圆滑,头脑清楚,接到手中的案子很少有办不好的。狡诈多窟,摸不清底。

不过,他就是有兴趣。

各方面的。

他朝着二人倾杯,余光扫了一眼立在一旁的明诚。

-----------时间不够了,二、三正在写,明晚发-----------

其他文点这里

评论(30)
热度(117)

© 不羡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