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归零,才能不忘记来路,不辜负初心。
欢迎留梗交流脑洞。

点梗作业:蔺靖幼化之现世报

 @千机的性别是千机 “我想看大阁主手足无措哄小靖宝,就!嗯…真·靖宝宝那种,小哭包什么的23333,说白了…想点一份靖王幼化梗的蔺靖… ”

以下是文= = 写的我浑身萌光四散。

----------------------------------------------------------------------

现世报

 

林公公隔着内殿的帘帐朝里面行礼:

“陛下,五更了。”

萧景琰眼皮未睁,眼珠子倒是动了动,胸口被一个人的手臂压着,死沉。

他抬手去拎那只胳膊,却发现这人的胳膊粗了许多,也重了许多。

睁开眼,扭头看枕边人。

没错啊。

目光往下移,停在蔺晨的胳膊,和自己的手上。

肿肿的,每个指头的指骨那里都还只是小小的肉窝,他试着捏了捏自己的拳头。

五个肉窝被顶成骨节。

萧景琰吸了口气,直接给了蔺晨一拳:“蔺晨!”

奶声奶气地。

他猛地捂住嘴,眼睛瞪得老大。

林公公也在外吓了一跳,寻思这是什么声音,故而出声询问:“陛下?”

蔺晨眉头一皱,随口“嗯”了一声像是回答刚才萧景琰的称谓。

片刻似终于意识到什么,遂睁开了眼。

萧景琰正认真地瞪着眼睛,两手捂着嘴巴圆溜溜地看他。

人小小的。拳头也小小的。眼睛很大。

蔺晨猛地撑着床榻半坐起身,盯着他看了半晌:“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你是谁!”

林公公终于察觉不对了,赶忙掀开帘子往里走,没走两步就被钉在原地一样惊住了。

萧景琰转过头来恶狠狠地看一眼公公,忿然地吩咐:“给朕出去!今日不早朝!”

话听起来是那个话,但味儿听起来怎么都不是那个味儿。

林公公被雷劈了一样呆着不动。

萧景琰坐起来艰难地抱起枕头砸过去:“出去!”枕头没砸到位置,在半空就掉下去了。

林公公猛然反应过来,躬身退着往外走:“老奴,老奴,老奴这就出去!”

话都说不利索。

期间蔺晨就这么愣愣地看着,忽然想起什么,坐直了在龙塌上乱翻。终于翻到自己的衣衫,从里面摸出一瓶药来,打开闻了闻。

萧景琰自以为凶狠地瞪着他的动作,又自以为很冷地问他:“闻到什么了?”

蔺晨转过头来,看着小好几号的萧景琰,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耳骨不好意思地开口:

“缩骨散。”

萧景琰爬起来揪住他里衣的领口,整个人几乎都快贴在蔺晨胸口那里,狠狠地抓着他:

“你昨晚给我用的这个?”原先自己的衣服随着他的动作脱落下来,差点绊到他的腿,他干脆都踢下来,连小弟弟都露着。[什么鬼!!!!]

蔺晨看着他滑溜溜的身体,全身上下肉乎乎的纹理,以及耷拉在小腹下面的精致小巧的“小小景琰”,突然生发出一种兽欲。

啊,真是兽欲啊兽欲。怎么能对个孩子起心思呢。

他咳嗽一声收回视线,只轻轻用力就掰开了萧景琰的小手指,把它们拉下来细细地摸着,亲了口安抚他:“药效就两个时辰,你忍忍。”

萧景琰愤愤地抽出自己的手,又给蔺晨一拳,绕着龙塌四处走动:“两个时辰!两个时辰朕都要这个鬼样子?”转到蔺晨身后,气的抬脚踹他腰。

蔺晨揉着自己的脸,萧景琰的小拳头打起人来还挺疼。他眼光随着萧景琰乱转悠,怎么看怎么可爱。

又不能明目张胆地笑出来,只好用力地憋着。内伤都快憋出来了。

没想到萧景琰踹他那脚太突然,使他一下子破了功,只好伏在枕头上大声笑起来。

这一笑便一发不可收拾。

他仰躺在榻上笑的身子发颤,两腿抬起来在空中乱蹬,整个人像一只冬眠刚醒的癞蛤蟆,既猥琐又让人生厌。

萧景琰脸刷地红了,干脆转个身子背对着这个泼皮,努力地把被子扯起来盖住自己,坐禅一样不理他。

蔺晨知道自己笑过火了,慢慢地克制住继续笑下去的趋势,擦着眼泪起身,趴在萧景琰身边歪着脑袋看他:“生气了?”

萧景琰脸色庄严冷漠,眉头皱地能夹死苍蝇,但因为脸确实没长开,还是个包子样,所以这个动作在他做来可爱极了。

蔺晨眼睛发亮地看他,半爬起身凑过去亲亲他的小脸,触感滑腻腻的。

他诚恳地道歉:“我不是笑你滑稽。是笑你可爱。”

“你想想看,你奶声奶气地发火..”

萧景琰听到“奶声奶气”,猛地抬手扇他一巴掌。

蔺晨冷不丁又挨了揍,委屈地揉着改口:“好好好,笑你可爱也不行。”

萧景琰白他一眼,裹了裹身上的被子。

蔺晨内心里痒的抓耳挠腮的。他能要个和萧景琰一模一样的儿子吗?

保证成天含嘴里。

眉毛黑黑的,嘴巴润红润红,鼻子小小地嵌在脸上,两只眼睛漆亮漆亮仿佛点了辰光,耳朵根那里尚且红着,绒绒的细毛在瓷白的皮肤上静静地贴着。

蔺晨歪着脑袋,用手撑着自己的下巴盯着萧景琰看,嘴角笑的快咧到耳后根。

萧景琰被看的浑身不自在,想出口骂他,又想起他说的奶声奶气,只好憋住不说话,抬起眼睛望着床榻的顶部。

蔺晨看不够,却能察觉萧景琰的不自在。于是猛地一个鲤鱼打挺,从床榻上站起来,捡起自己的衣服往身上穿。萧景琰用余光扫着他。

他也不去回看,麻利的系好腰带,蹬上自己的鞋,转到内殿帘帐前探出头。

林公公正贴着木栏偷听,猛地被探出的脑袋吓了一跳。几乎蹦起来。

他摸着自己胸口,半天才顺过气:“蔺公子,您吓死老奴了。”

蔺晨用扇子敲他:“你胆子那么肥,还怕这点儿惊吓。”

林公公不好意思地笑。

蔺晨吩咐他:“出宫找套小孩子穿的衣服。送点儿清淡易嚼的粥过来。”

林公公笑眯眯地请他放心:“已经吩咐下去了。就等您问,等您取呢。”

蔺晨指着他笑,收扇回去内殿。

 

林公公往里瞄了一眼,又不敢细看,心如针扎地控制着自己窥探的欲望。

我们家陛下儿时怎么如此惹人疼。

如此!

 

蔺晨将扇子插在腰间,走到桌案旁倒了杯茶水,拎在手中回到床榻旁。

“喝点儿水”把那句“正长身体呢”憋在嗓子口。

萧景琰伸出手接过茶水,小小地抿了口,又递还回来。

蔺晨拿过杯子仰头饮尽残茶,将杯盏放在床榻旁的矮凳上,坐在床边去擦萧景琰嘴边的茶水。拇指抹上去,轻柔地一旋。

景琰的嘴唇肉嘟嘟的,软意从拇指指腹一直传到他心坎上。

他温柔地收回手,凑过去,目光缠绵地看眼前人。

萧景琰最是受不了他这种神色,丝丝扣扣仿佛要裹住他整个身心。

于是他也不说话,只用眼睛回看着他。

亮亮的,瞳中两点星光,映着蔺晨的倒影。

蔺晨叹了口气,捏住他肉嘟嘟的下巴,舔舔自己的唇亲了上去。

对方眼睛竟然弯起来,忽闪忽闪地偏着脑袋回亲他。

蔺晨小腹一紧,一手撑着床榻转身贴上去亲他。

萧景琰用软软的牙齿咬他,两只小手推着他的胸膛严词拒绝:“胡闹。”

蔺晨悲愤地咬自己下嘴唇,委屈地跟受了气的小媳妇儿一样。

“为什么这药效竟然两个时辰!”

 

林公公在外咳嗽,且将衣服和粥两手端着在内殿的门口直晃悠。

萧景琰嘟嘴示意门口,蔺晨握拳起身,哒哒地走过来从公公手上拽过衣服接过粥,又利索地走回龙塌。

他把粥放在一边,一件件地翻看衣衫。

从里面先挑出一件里衣,撑开对着萧景琰吸气展颜:“来。”

萧景琰用力地把被子一扔,坐着展开胳膊等着他套。

蔺晨在他身后坐下来,握住他的一条小胳膊先往里钻,再扯着衣领和另外一只袖子来到他另一条胳膊处。手在上面吃着豆腐,又将这条也钻进去。

穿过他的腰伸手到前面,摸到里衣上的布条,熟练地打着结。

萧景琰低头看他漂亮的手骨和动作,嘴角不自觉弯起来。

蔺晨系好衣衫,正欲抽回手去拿裤子,却不成想碰到“小小景琰”,他“哎唷”一声,故意将调子提的很高。手伴着这个调子,又返回去逗了逗它。萧景琰抓起他的手狠狠咬了一口,蔺晨嘶地抽气,甩着手腕笑呵呵地去拿裤子。

等全身穿戴整齐,小景琰的全身已经没有哪一处没被蔺晨揩过了。

他被蔺晨抱在床头,脚搭溜在床榻边上,一手端过蔺晨递给他的粥碗,搅了搅勺子自己吃了起来。

蔺晨蹲在地上,满眼桃心地看他吃。

萧景琰也不搭理他,自顾自吃的很开心。

耳朵根却又红了。他又挖一勺粥,张嘴吃在口中,蔺晨眼神正往他下三路看。

他猛地一气,呛住了。

蔺晨赶忙起身接过他的粥碗,一手抚他的后背,轻轻拍着顺食:“怎么了怎么了?又没人跟你抢。”

萧景琰自己顺着前胸,咳嗽着将噎在嗓子里的东西颠出来,蔺晨把碗伸过去让他吐。

他终于咳顺了,抬起头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扭头瞪了一眼身边人。

什么时候你都忘不了耍流氓。

他眼神里是这个意思。

蔺晨知道。但他现在实在顾及不到其他。因为现在的萧景琰,眼里蓄满了泪。想必是方才一通咳嗽,刺激了他五官。眼睛被呛得汪洋一片,水波一漾一漾的。

他仰天长叹,抬手盖住自己的眼睛。咬牙切齿地压着嗓子喊:

“为什么这药效有两个时辰!”

萧景琰无辜地眨了眨眼,从床上跳下来,背着手去桌案前够奏折了。

-------------------------------------------------

其他文点这里

评论(35)
热度(218)

© 不羡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