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归零,才能不忘记来路,不辜负初心。
欢迎留梗交流脑洞。

【楼诚深夜60分】启明星

“鼠要出洞,拦截灭杀。”


“借器灭鼠,清除鹰鹫。”


明诚将白日熨烫晾晒的礼服取下来,横在胳膊上走进书房。

明楼正对着镜子佩戴领结,转头看一眼他:“拿左边抽屉的银色领针给我。”明诚拉开抽屉,里面两个盒子,正要回头问他哪一个,明楼已经出声补充:“便宜点儿那个。”

明诚取出方盒合上抽屉,走回他身边站定,将盒子打开,对着明楼顺手的方向。

“真能省。”

明楼取过来边笑边佩,展开胳膊照着镜子:“反正是要坏的,拿贵的浪费就不好了。”

明诚收起盒子,将燕尾服展开,套在明楼伸展开的胳膊上为他穿好。

明楼前耸两肩整理一番,贴着丝滑的头发往后一顺,转身问阿诚:“怎么样。”

阿诚拉开书房门欠身请他先行:“斯文。”口中的“败类”吞在了肚子里。

明楼用食指点他,皮鞋叩一下地板,抬步出门。


南京西路216号,大光明影院附近灯火通明。

周围几条马路停满了汽车,偶尔有走路或者骑着自行车经过这里的行人不明就里,四顾环视,好奇地边走边数。

名车竟然不下百辆。

人们更加好奇,停下来三两成堆,交头接耳地谈论发生了什么事。渐渐地,人群越来越多,聚拢在影院门前久久不肯散开。后来者不明白情况,却也因好奇停下自己的自行车,蹬一下车子的支架停在旁边,上前来打探发生了什么事。

众人被他挤到,先是白他一眼,而后又不耐烦,继而摆出一副“连这不知道”的神情神秘地低头凑到后来者的耳边:

“张老爷子过寿,今夜全上海的名流都快来全乎了。”

后来者一脸“原来如此,怪不得呢”的恍然大悟。


张仁奎年轻时走南闯北地打天下,早已是青帮名望极高的前辈。如今年纪大了,便将门徒用社团形式组织起来,建成“仁社俱乐部”,着人将申请报告送到上海社会局要批文。局长一翻红皮金字的拜帖,瞄到张老爷子的署名,立马连报告都没翻开看,当下就给批了条子。

当今上海市市长吴铁生是他的门生,但凡人们想保住自己头上那顶乌纱帽,就不敢给老爷子一秒钟的耽搁。


今夜张仁奎包场,双喜临门他实在是高兴。各界巨擘、名流前来捧场的都是给他面子,既然肯给他面子,那他不差钱。光明影院33年重建扩改之后,修的那叫一个富丽堂皇,上上下下的套间跟总统府似的。之前旧影院的茶室、酒牌会室、吸烟室、等候室不仅被保留了下来,更是在其基础上进行了扩建和完善。这更方便他接待前来拜寿贺喜的同仁们。


唐应卿也在受邀人之列。

他从托盘上取过一杯红酒,摇曳着杯脚穿过酒牌室的走廊,推开侧门拐进放映厅。

屏幕上放的是老美的片子,一个男的和一个女的嘀嘀咕咕表情暧昧。

他听不懂。

服务员微笑着迎上来,礼貌地领他走到四排七号座位前。

唐应卿端着酒杯坐下来,喝了口红酒将杯子递给服务员。

对方接过杯子,俯身将手里的耳机微笑地放到他的手心里。

唐应卿点点头,示意他可以走了。


光明影院39年率先引进“译意风”同声翻译耳机设备,每个座椅背后都安装了一个小方匣,里面有电线和发音机相连。来观影的观众只要多付一毛钱,就可以租界耳机连上小方匣,从耳机里听到小姐们纯正的同声翻译。

唐应卿不是第一次来这里观影,自然知道这一点。他转身寻找小方匣的连接口,却因光线太暗不好发现目标。身边的男人转过来,指着座椅背后右下角的地方朝他笑一笑。

唐应卿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在那处地方摸索了一下,果然找到洞口。

他将耳机插进去,朝男人笑着致谢。

男人不在意地摇头,摘下自己的耳机朝他伸出手:“上海政府办,明楼。”

唐应卿听过这个名字,报纸上也见过相关报道。他讶然地伸出手与明楼相握,眼里有欣赏之色:“想不到照片与本人相去甚远啊。”

明楼就笑:“那我回头可得好好问问那些恶意丑化我形象的报社记者们。”

前排有人不满地转过来瞪他们。两人相视耸肩,无奈地一笑各自戴上耳机,专心观看影片的播放。


影片中Ellie俏皮地朝Peter笑着讨赏:“Aren't you going to give me a little credit?”[你不打算夸奖我吗]

Peter莫名奇妙:“What for?”

女孩子拎着自己的长裙扭转,灵动地解释:“Well,I proved once and for all that the limb is mightier than the thumb.”[我证明了大腿比拇指更有力]

男人翻个白眼,语气嘲讽:“Why didn't you take off all your clothes?You could have stopped 40 cars.”

[你干嘛不把衣服脱光,这样你就可以拦下40辆车。]

影院里响起一片笑声。

与此同时,枪声也在这片笑声里响起来。

观影的人们一震,起初以为是电影里传来的声响,直到有人尖声喊叫,捂着耳朵往座椅下面蹲,才知道是真的有枪声响在他们身边。

他们惊慌地喊叫,逃窜,走两步又尖叫着返回来躲藏,慌慌张张没有主意。

唐应卿几乎是立刻从座椅上下来蹲在前排的椅背后,子弹从他的右脸划过去,带起一串血丝,他抬手捂住,小心地从缝隙往外察看。

他身边的男人反应与他几乎如出一辙。

两人正巧对着脸。

明楼惊惧且愤怒地问:“怎么回事?看清子弹从什么方向来的了吗?”

唐应卿摇头,抹了把血恨恨地摇头:“妈的。不过听声音像是收放影带的窗口。”

话音刚落,一人持枪从他们猜测的方向走过来。枪口所指,正是唐应卿,明楼拉着他从右边躬身往外跑,子弹打在椅背上被弹飞,与椅背摩擦出的火光照亮来人的脸。

可惜无人来得及留意。

放映室的门被推开,终于有保安和青帮的人沿着台阶跑进来,持枪人转向几枪,疾步往后退。

保安们急忙后撤,有的几步跨到影院座椅之间,掏枪反击。

来人子弹急发一通,退到放映窗口边上的侧门,开门闪进去消失不见。

保安人员从躲藏着的一排排座椅之间跳出来,纷纷追上去。

剩下一些这才想起去按亮放映室的灯。

灯光亮起来,原本慌乱的人们在赶来人员的抚慰下平复着心情。

明楼和唐应卿从放映厅的另外一边站起身,边整理自己的衣服边笑起来。

“这叫什么事儿。”


持枪之人闪进门内,脱下身上的工作服,拎起西装上衣甩套进胳膊里。顺手端起桌上的红酒,拎在手中摇曳着推开一扇暗门。穿过这道走廊就是酒牌会室,那里还有他未完成的牌局。

走廊左侧的一扇门打开,一个黑色燕尾服的青年男人从里面走出来,转身对着他笑。

他眼中一喜:“是你。”

青年男人从西服里掏出消音枪,点射他胸口笑着回答:“你好,鹰鹫。”

伸手接住鹰鹫手中滑落的酒杯,回身闪进刚才的门内,单手抬枪朝着工作间的暗门开了一枪。

“再见,鹰鹫。”

将枪拔下消音器,扔在鹰鹫脚边。笑着关上房门。

鹰鹫目眦欲裂,想往前移动一步却不能。他捂着胸口,却止不住从那儿涌出来的鲜血。

内门被人撞开,保安直接朝着他开枪。

鹰鹫的身子狂乱地抖动。

枪声停了,保安们举着枪慢慢地往这边走。

鹰鹫嘴角一笑,成股的血从口中流出来。他脚步终于迈动一步,倒在地上。

保安们收起枪,疾跑过来翻过他的身子。


张老爷子已经来过放映厅慰问各位,一场寿宴办成这样,他脸色明显地铁青着。

众人纷纷表示没事,又贺寿祝福一番,渐渐散离。

明楼和唐应卿也同主家道别,两人并肩往影院外走。

明楼疑惑地问唐应卿:“什么人要暗杀你?”

唐应卿感激明楼出手相救,无奈地笑着向他表明自己身份:“在下不才,是汪先生的心腹。不日将代表汪先生与日方签订密约。”他抬手擦了擦自己脸上的残血,“想必是南京政府派来的人吧。”

明楼递出手帕给他:“原来是这样。那您一定要当心。这份密约关系到我们华夏和日方的长期友好关系,绝对不能出了差错。”

唐应卿笑着接过来:“多谢明楼先生仗义相助。”

明楼也笑着与他客气:“只做了皮毛而已。”

两人一道来到影院门口,明诚已经侯在那里,见明楼出来,上前一步迎上。

明楼朝唐应卿介绍:“我的私人助理,阿诚。”

唐应卿与阿诚握手。

同有一人也迎上他们,站在唐应卿身边。唐应卿向两人介绍:“助理小林。”

小林与两人分别握手。

四人各自认识之后,明楼再次与唐应卿握手:“那我们今日就此别过,改日有缘再续。”

唐应卿紧紧与他相握:“我会多多在汪主席面前陈述阁下的业绩与品德。”

明楼一笑:“不敢。”遂放开相握的手。遂往阿诚开过来的车方向走,明诚朝另外两人欠身,跟在后面离开。

唐应卿收起脸上的手帕,递给小林,小林接过来这才开口:“方才混乱,我们在里面找了您半天。幸好没事。”

说着请唐先生先行。

唐应卿觉得眼前一黑,猛地托住小林的肩膀。

林助理一惊,撑住他的身子:“唐先生!唐先生!”

唐应卿一手抓住自己脖子,只觉得气都喘不上来,他想说些什么,瞳孔惊惧的收缩,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林助理看着他变黑的嘴唇惊慌地喊:“唐先生,您中毒了!”

门口的保安急忙上前询问情况,林助理朝他们喊:“叫救护车!快!”

保安急急忙忙跑进去向经理请示。

唐应卿脑子里回放着刚才的一切,眼睛急切地看向小林的手。

林助理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并不明白他要看什么。

他的手紧紧抓着唐应卿的胳膊,扶着他不断下滑的身子,嗓音里都带了颤抖:“唐先生,您再撑一会儿。”

唐应卿猛地喷出一口血,眼睛睁着看向天际,呼吸越来越弱,直至于无。

林助理抖着唇,抬手盖上先生的眼睛。

他和唐应卿的脚下,正踩着明楼送给唐先生擦血的手帕。已脏乱不堪。


明诚将消音器扔给明楼。明楼抬手接过来装进大衣口袋,笑着看他。

“干的挺利落嘛。”

明诚朝着后视镜挑挑眉:“你也不差。”又扫了眼他胸前,“胸针真掉了?”

明楼低头,将大衣拉开一点察看:“啧。就算便宜,也是钱啊。”

明诚打转方向盘,车子拐上宽敞的行道。

“六块多呢。”

明楼笑着将头转向车窗外。


整个苍穹被暗黑笼罩,而远处的天际线旁却隐隐升起一星亮色。清晨的帷幕正被这抹亮色挤破一个洞,终将有光从这洞口照进来,直至爬满整个上空。

阿诚看一眼后视镜里的明楼,顺着他视线往车窗外瞄一眼。

“看什么?”

明楼转回脸,靠在车座上闭眼养神。

“启明星。”

------------------------------------------------------------

其他文请这边走

第一份电报“鼠要出洞,拦截灭杀。”是军统发来的,要求毒蛇清除汪伪签约要员唐应卿。

第二份电报是“借器灭鼠,清除鹰鹫。”中共发来的[其实也就是眼镜蛇发给小组和自己的],要求在清除唐应卿的同时清除军统派来刺杀的特务鹰鹫。

你看懂了吗← ←

来领核桃。

今日折戟不更。

评论(36)
热度(219)

© 不羡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