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归零,才能不忘记来路,不辜负初心。
欢迎留梗交流脑洞。

【楼诚深夜60分】猫

明楼最浪漫的时候,往往在一场床事结束。

他靠坐在床头,顺着阿诚躺在自己腿上的脑袋,从里面挑拣不顺眼的头发拔掉。

阿诚吃痛地低呼,反手抓住他的手腕。

明楼就任他抓着。指头在阿诚的手背上行走。

阿诚笑,懒懒地拉下他的手,放在自己唇边吻着。


明楼俯身亲他的头发,笑声低沉厚重,流沙一样。

“洗澡去?”

阿诚闭着眼睛摇头。

余潮刚落,他浑身上下只有脚趾头想动弹。

身后还有黏腻的液体粘在腿间,股穴那里只要一动,就会有东西流出来。

明楼伸手去勾缠那些液体,阿诚立刻伸出手阻拦,抬眼瞪着。

两次了,每次都是因为他要做些看起来好心的清理工作。

清理着清理着就又开始做。

明楼耸耸肩,脸上做出无辜的表情。

“我不动,还不行吗?”

阿诚松开他的手腕,侧侧身子躺回自己枕头上。

胳膊枕在脑后,长长地打了个哈欠。

明楼侧身问他:“困了?”

他点点头。

明楼就伸出胳膊去够床头的台灯:“那睡吧。”

他又摇摇头。

明楼无奈地把手收回来:“要不我去打盆水来,给阿诚少爷洗洗?”

阿诚乐着看他:“重点不在大少爷打不打水,重点在大少爷您不能给人洗。”

明楼呵地一声起来,翻过阿诚坐到床边,低头亲他一口笑着:“那阿诚少爷自己洗。”

蹬上拖鞋去外间打水。

阿诚满意地目送他,又闲着无聊,遂半支起身子,从明楼的床头抽屉里翻找可看的书籍。

只有一本精心包着书皮的硬皮书。

阿诚眼睛一亮,从里面取出来翻看。

扉页上有隽秀的字迹。

“我心匪石,不可转也。

               ----曼春。”

还真送了书啊。

大姐真是有先见之明。

他嘴角挑着,翻开书本的第一页浏览。


明楼端着温水进来时,看到的就是灯下挑眉、表情玩味的阿诚。

他有些诧异,用脚勾上房门锁住,走到床边将水盆放到地上。

阿诚举起被子上的书,朝明楼摇了摇:“大姐说错了,还是能落到你的床头的。”

明楼仍有些不太明白,疑惑地接过来翻了两页。眉头一动,疑惑消散,嘴角勾起一抹笑抬眼看阿诚:“吃醋啊?”

阿诚撇撇嘴表示并不在意。

“只是有些蹊跷你竟然会看这样的书籍。”

明楼笑着:“在哪儿找到的。”

阿诚朝着床头抽屉努努嘴。

明楼拉开抽屉,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笑着推上向他解释:“前天家里换了套家具。这床头柜还是你去挑的。里面到底有什么,我可不知道。”

阿诚才突然想起来。

挑买的时候在永安百货遇到了汪家叔侄俩,寒暄一番之后他们一起在前台签了订单。

......

他愣怔地看着明楼:“不会吧。”

明楼耸耸肩,将书放在一旁弯下腰去试水温:“好了,快来洗。”

清理一下床头柜上的东西,将铜盆端起来放上去。

毛巾沾湿在手中揉了揉,又淅淅沥沥地拧干。

阿诚靠在床头看着大哥,脸莫名地有些红。

明楼将毛巾折成块儿递给他:“自己来。”

阿诚从他手中接过,抬起一边身子伸到被子里清理。

明楼也不看他,拎起一旁的书低头翻看。

阿诚擦完一面,叠住换另外一面又擦。然后拿出来扔到盆里。

明楼就放下书,伸手去盆里搓洗毛巾。

如此循环。


清理完毕,明楼将铜盆端下来放在地上,踢掉鞋爬上床。

阿诚拎起他放在床头的书,问他:“讲什么的。”

明楼嗤笑一声盖好被子,靠上靠枕扭头看他:“爱情。”

阿诚挑挑眉毛。

明楼看着他,带笑背出刚才看到的几句:“爱一个人,彷如爱上这世间最好的一切。见风是他,见雨是他,读书是他,赏画是他。这一刻见他,他是江南雨巷里的长诗;下一刻见他,他又是北方入夜的更漏。”

“他是竹的清傲,兰的高洁。”

阿诚抬手打断他:“好了好了,牙酸倒了。”

他身子往下滑,钻进被子里打哈欠,眼睛溜圆地看着大哥:“睡吧。”

明楼凑过来亲他的脸,从后环住他的腰亲昵地蹭他的耳后:“我是什么。”

阿诚笑,反握他的手放在胸前,转身闭上眼。

“猫。”

明楼咬他耳朵,抬手关掉台灯躺下去。

“那你就是鱼。”

-----------------------------------------------------

其他文请这边走


今天接到的通知,单位要迎接大检查。所以明天开始,60分会在第二天下午更新...保证睡眠时间,白天才能对付boss。各位伙伴下午见~

评论(46)
热度(406)

© 不羡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