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归零,才能不忘记来路,不辜负初心。
欢迎留梗交流脑洞。

【楼诚向哨】折戟 11.16

夜色未尽(4)

周五课后,明楼与石先生确定了明早见面的时间,又从先生那里顺走本《物价指数浅说》并一本《宋元戏曲史》。石先生骂他法西斯过境,明楼晃着手中的书本得意地离开办公室。

曼春像往常一样在他们教室边上抱书等着,脸上的神情却看起来有些凄婉和伤心。明楼拎着书走过去,站她身后拍她的肩膀。曼春转过来看见他,嘴上想笑,眼中的泪却啪嗒掉下来。明楼愣住,心里涌起一阵酸涩的愧疚,他从口袋里取出手帕,这甚至也是曼春送给自己的东西。握着给眼前的女孩儿擦泪,口中温和地问她怎么了,心里却原本就知道原因。

曼春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明明已经跟自己讲过好多遍见了他不要哭的,但还是没忍住。他给自己擦眼泪,那么柔情地问自己怎么了,可他越这么好,她就越是哭的停不下来。

她那么喜欢他,那么那么喜欢。

曼春抱住明楼,手中的书就那么掉在地上也不管,将自己的脸埋在她师哥的怀里,用脑袋不断地蹭着。憋着的眼泪一颗一颗地往外涌,悲伤从胸口泛上来,笼罩地全身都是。她是个接受过训练的哨兵,在汪世岚的教导下甚至已接近成熟。这样毫不顾忌地将情绪放任开,哪怕明楼能触到她的精神体轮廓甚至成型状她都无所谓,在师哥面前,她永远都不想学会控制和隐藏。

“师哥”她的声音软糯糯的,在明楼的胸口闷闷地想起来。随后一声接着一声地叫他。

明楼的心变得太沉,当初接近汪芙蕖,只是为了从他那边下手查出父母的死因。遇到汪曼春,并得到这个小师妹的芳心完全是他意料之外的事。他抬起两手回抱住曼春,拿书的手圈着曼春的后背,另外一手贴着曼春的后脑。那里控制着哨兵肌肉张力的调节,锲着一个哨兵最充沛的情感和他们的精神图景。

明楼的五指贴上去,一圈红艳的光猛地散出来,顺着他五指指节疾速地蔓延,流虹一般瞬间爬满他掌心的纹理,每一条浅显的沟壑和肉纹都彷如一条条天然的渠道,曼春精神图景的色泽沿着明楼的手掌往外急剧地蹿,仿佛那里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它们跳跃。一圈圈的光晕凝聚成豆大的实体点,相互沾染着融合成一股线,流进明楼掌心的沟壑,彼此之间呼朋引伴一样雀跃着堆积在一起,拥抱在一体。那股线慢慢地分开,有棱有角有规律地四散到应有的位置,红光逐渐暗下去,在明楼的掌心,浅浅地卧着一只枣色的小狐。曼春昏睡在明楼怀中,眼角还挂着哭过的残痕,明楼看着那方小狐,用自己的食指拨弄了一下。小狐懒懒地打个哈欠,张嘴咬住他的指腹,舔了舔拖到自己肚皮下面继续睡。眼角也仿佛挂着泪。明楼笑着逗它的肚皮,张继才从远处转着篮球往教室这边走。

“明楼!怎么把小师妹弄哭了?”

曼春一抖,从明楼的怀中醒来抬起头看他。小狐惊慌地睁着眼,在明楼手心里四处乱转不知该往哪里跑。曼春醒的太突然,它没有经过向导的调引是回不到哨兵的精神图景中的。

明楼朝它和她笑:别怕,只有我看得见。

曼春用手紧紧抓着他衣襟点了点头,小狐狠狠咬口明楼的食指,跐溜钻进明楼的袖口。

张继才抬手撑住教室门,朝明楼和曼春摇着头:“真是世风日下啊。光天化日之下搂搂抱抱亲亲我我。”

曼春瞪他一眼,满脸通红地将脑袋钻回去不看他。

明楼护着她挡开这烦人的家伙,抬脚踹他离远点儿:“该干嘛干嘛去,没见正哭呢。”

张继才抱着篮球挡住心口,捧着胸朝明楼“撒娇”:“师哥,人家也好难过,人家也想和你打球。”

曼春转过来踩他脚:“张继才,你有完没完!”

张继才蹦开朝她笑道:“这才是娇蛮小公主汪曼春嘛。”

明楼意味深长地看他,张继才咳嗽一声,站直身子推开他往教室里挤:“让让让让,本少爷作业还没抄呢。”

曼春气的咬牙启齿直跺脚。

明楼笑着拿书敲她头:“以后别再来这儿等着了,我去找你。”

曼春气呼呼地扯着明楼胳膊往外走。明楼本来还想收拾书,想了想算了。弯腰从地上捡起曼春的书,与自己手中的一起提着跟上曼春,小狐被他俩一甩一甩的走姿弄地睡不安稳,干脆沿着明楼的胳膊嗖嗖地往上蹿。明楼一痒,缩着脖子训道:“扒你皮给你主人做围脖。”

小狐一颤,抖着扒住明楼的胳膊一动不动。

曼春在前面抿着嘴偷乐。

明楼见她笑开,心里的一块石头暂时落地。

 

曼春踢着树林里的石头,一把一把地揪树枝上的叶子。

明楼提出小狐拎在她跟前:“蛮可爱的。”

曼春把叶子洒掉,双手捧过来接住自己的精神体,小狐蹦上来卧成一团,亲昵地蹭她的脸。曼春清脆地笑。

明楼抬起手戳小狐的鼻子,食指贴在它脑门上:“闭上眼。”

一狐一人都听话地闭上。

他在小狐的额头中央摁下,食指便软软地陷进去,仿佛那只看起来如有实体的小狐只是一具透明的虚无,红色的光从曼春全身亮起来,抖动着呼唤明楼这边的几簇光亮,原本卧成一团的小狐重新融成一滩成股的线条,而后分散开,沿着原来的纹路慢慢往回退。明楼将手贴在曼春的后脑,两方的红光连起来,绕着曼春流窜几圈,而后慢慢隐退不见。

曼春睁开眼,握住明楼的右手亲它一下。

“师哥,你的向导力好暖。像温水一样。”

明楼笑着揉她的头发:“发生什么事了,心情这么糟糕。”

曼春靠上背后的树,脚尖在地上一点一点:“爸爸不同意我和你来往。”

明楼“嗯”了一声。

曼春抬头看他:“你怎么都不生气!”

明楼就笑着耸肩:“汪家和明家多少年都商场不合,现在我们明家失势,我却突然攀上了汪家的大小姐,伯父难免因此生疑。就算不生疑,一时半会儿也不可能接受我。都是情理之中的事,你也要理解他。”

曼春抓住他的胳膊晃:“你这么通情达理地劝我理解他,可是他根本就不知道你有多好。就算我们两家素来不合,可是那都是很多年前的事了,商场上有竞争是难免的嘛!那个老头子,冥顽不化!”

明楼顺着她:“好了好了,大小姐。你总得给大家一点时间。”

 

学校的钟声响了六下,是留校生吃饭的时间。明楼看看表将曼春从树上拖起来:“早点回家,免得大人担心。”

曼春不情不愿地让他拖着,两人相携着往校门口走。

“师哥,要是爸爸一直不同意怎么办?”

明楼不说话,将她的手握起来放进自己校服口袋:“那我就做你一辈子的师哥。”

曼春停下脚瞪着他,明楼转过来,眼神温和坚定。

她不可置信地想从那双眼睛里看出一丝玩笑和悔意,可是什么都没有。

他是认真的。

他在开什么玩笑!

曼春把自己的手从他口袋里猛地抽出来,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你道歉!”

明楼看着她,伸手又去牵她。

曼春往后退一步闪开他的手,执拗地坚持着:“你道歉!”

明楼沉下脸:“曼春。不要小孩子脾气。”

眼泪掉下来,曼春抬起胳膊猛地擦去,狠狠剜了明楼一眼转身离开。

明楼的手握成拳,看着他的师妹决绝的背影,她起初还是疾走,而后加快步子变成小跑,消失在校门口那里。

曼春,你还小,长大还会遇到形形色色的人。给自己留点余地。不要总是闹小孩子脾气。

 ------------------------------------------------------------------

序章     夜色未尽(1)    夜色未尽(2)    夜色未尽(3)


评论(30)
热度(160)

© 不羡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