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归零,才能不忘记来路,不辜负初心。
欢迎留梗交流脑洞。

【楼诚向哨】折戟 11.15

第一章 夜色未尽(3)

明楼将书包放在茶几上,从福伯手上接过茶水喝了口端着上楼。

阿香跟着明楼噔噔噔也往二楼蹿,并抢先他一步推开明台的房门。

明台跪在椅子上握着笔在桌上一笔一划写字,少年在一旁也握着笔,眼睛却看着门口。明楼朝他笑笑:“听见了?”

少年朝他点头:“先生的脚步声很缓很稳。”

明台边写字边翻了个白眼。

阿香捂着嘴巴笑。

明楼没看见明台的白眼,只是笑着朝少年走过来看他的字。

“今天都写什么了?”

明台把自己的本子横空递过来挡住少年的纸张,上面是整齐的一页《礼记大同篇》片段默写:

“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举能,讲信修木。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中,壮有所用,幼有所长,guan、gua、孤、独、肥鸡者皆有所养,男友分,女友归。”

写的很整齐,白字错字写不来的字却还是不少。

明楼从他手中接过来仔细地看,从自己兜里取出钢笔一个字一个字划出来问他:“什么叫‘男友分,女友归’啊?‘肥鸡者’是什么东西?”说着说着又想笑,只好忍住冷着脸把作业递还给他,“书本拿出来好好改改。”

明台把本子接过来,嘴巴撅得老高看大哥:“对待小哥哥就很温柔,对我就很凶!我要告诉大姐,你大道不公!违背圣贤人的教诲!”

挥舞着小本子忿忿不平。

明楼把茶杯放桌上,绕过桌子去一把抱他起来:“你还有理了。让你背诵之前一定理解文句的意思,你不好好琢磨,就想着耍小聪明用自己的脑瓜子死记硬背下来。”

少年握着笔站在旁边看着他俩,不笑不闹的。

明楼揉揉他的头发:“你写的什么?”

明台在大哥身上弯下腰来够过少年的本子,拿起来给大哥看:“我教的唐诗,王昌龄的《塞下曲》!”少年将笔握地紧了些,看着明楼点点头。

明楼在桌前坐下,将明台放在腿上就着明台的手读少年抄写的诗:

“蝉鸣空桑林,八月萧关道。

  出塞复入塞,处处黄芦草。”

读到第二句的明台也跟着念出声,边念边摇头晃脑,有时候跟不上明楼的节奏就加快语气追一下,又追过了就磕绊一下再等一等大哥。阿香站过来靠着桌子,看着他们三个人,再踮着脚往桌上看看明台的作业本子。

 

“从来幽并客,皆向沙场老。

  莫学游侠儿,矜夸紫骝好。”

明台将一个“好”字读的短促有力十分到位,明楼奖励性地揉乱他的头发。明台咯咯地笑,将本子放回桌子上邀功:“每一个字都没有错,是我教的好!”

少年原本紧绷的神经反而被明台闹腾地没有了,他站在一旁点头附和明台。明楼敲明台的脑袋,把他放下来拍他的屁股:“我第一次教你这首诗的时候你错了几遍?还好意思说。”

明台跳起来捂明楼的嘴。

阿香抱着桌子腿笑起来,少年也抿着嘴巴。

他笑意怔住,转头支棱着耳朵听外面,然后扭过来对大哥和明台说:“大小姐回来了。”

明台眼色亮起来,欢呼一声松开明楼的嘴巴往楼下跑。

阿香噔噔噔跟到楼梯旁抱着栏杆往下看。

 

 

明楼看他俩跑出去,转正少年的身子笑着问他:“大姐这两天在办你的领养手续。名字呢,我们也商量过了。今天就问问你的意见。”

少年盯着明楼看,眼睛里映着房里的灯,仿佛很久才听懂然后点了点头。

明楼想让他开口说话,就又压着声音问他:“恩?”

他看着明楼,仍旧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手捏的钢笔太紧,猛地“嘎嘣”一声从中间捏断了....

他吓一跳,握着断成两截的钢笔慌乱不知所以,恐慌和惊惧从他心里蔓延出来,明楼握住他的手,从他手中拿出断笔朝他笑:“力气真大。”

少年被他一笑,心里泛上几丝尴尬,恐慌便有点淡了。

“对不起。”

明楼扯张作业本的纸,将断笔包起来,又擦了擦两人手上的墨汁:“没有什么对不起的。”又重新铺开他的作业本,拿起明台的笔,坐正了看他:“来,教你写自己名字。”

他有些期待地往前凑了凑,手放在桌子上看明楼写。

明楼旋开钢笔盖,在纸上一顿一划写出“明”:“日月相推,而明生焉。”转头看他一眼,”这就是明。你已经认识了对不对?”

他点点头。先生的字真好看。瘦骨嶙峋,却力透纸背。

明楼笑着低头又写:“立身以诚,物之始也。这就是‘诚’。”他把作业本推过来给少年看,“诚,明诚。喜欢吗?”

少年把本子接到手中,贴着桌子仔细看,口里清晰地念出来:“诚。明诚。”转头看明楼,“喜欢。”

明楼将椅子往后退一退站起来,牵着少年引他到桌前,把笔递给他。少年接过钢笔握在手里,还能察觉到笔上明楼的余温,他看看明楼,明楼握住他持笔的手,在刚才的两个字下面找了处空白的地方。

少年站直身子,随着明楼的笔势看着纸上写出来的一笔一划,手心里有点湿。

明楼在他耳边教他:“下笔果断,收笔要稳。”放开他的手。

少年点点头,试着在旁边又写一遍,字迹颇有些形似。

明楼夸他:“写的很不错。阿诚。”

少年抬头看他,眼睛里有笑意。

 

“明楼,下来吃饭。”

明镜扶着楼梯抬头朝上面喊,明楼应了一声,牵着少年从房里出来。少年手里还捏着扯下来的纸张。

明台在大姐旁边拖开两个椅子,自己坐一个,给少年留一个。少年下楼朝着他走过去,明楼在大姐这边坐下。

吴妈将碗筷在大少爷和少年面前各放一个,坐回原位去喂阿香。

明台咬着筷子看少年手里的纸,眼睛笑成一条线:“什么呀?”

明楼朝少年挑挑眉毛鼓励他给明台看,明镜笑着给他俩夹菜,也看着。

少年将纸展开给明台:“先生给的名字。”

阿香咬一口菜,和吴妈一起转头看着他们那边。

明台放下筷子接过来念:“明诚。”看大哥,“诚代表什么呢?”

少年接道:“立身之本。”语气中有微微的傲气。

明楼亲手给他盛粥,放在少年的碗碟前:“阿诚,要叫大哥,不能再叫先生了。”

明镜赞同地“嗯”了一声接道:“以后啊,你就是我和明楼的弟弟,明台的哥哥。可不能再小姐先生地叫了。”

阿诚捏住勺子搅粥,看看桌前的众人,胸腔里满满地。

“知道了。”

明台吃掉大姐夹给他的肉丝,踢着腿朝阿诚笑:“阿诚哥。”

明镜和明楼相视一笑,分别给俩孩子添菜。

-------------------------------------------------------------

序章     夜色未尽(1)    夜色未尽(2)

评论(24)
热度(175)

© 不羡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