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归零,才能不忘记来路,不辜负初心。
欢迎留梗交流脑洞。

【楼诚深夜60分】一次无疾而终的跟踪

明台躺在床上,右腿翘起来抖着,手上抛玩着洗好的苹果。

阿诚哥说报国是信仰,说得好。

可他和大哥在汪伪政府从事政府官员和秘书处负责人的工作,与报国这一信仰如何具体地结合起来呢?

难道他们也是军统的人,和老师一样?

苹果扔偏了,掉下来时差点砸到明台的脸,他赶紧起身用双手接住,拿起来咬了口。

他都这么大了,那俩有什么话就不跟他说一下吗?

从小就是这样,神神秘秘的。

明台朝着空气“切”了一声,下床踢踏着拖鞋去书桌前翻看昨天画出的建筑图稿。

阿诚哥的房门开关一下,从外传来他下楼的声音。

“东西都准备好了?”大哥的声音。

“昨晚直接放车里了。”

明台急忙甩开图纸站在窗台往外望。

不一会儿大哥和阿诚哥一前一后出现在院子里。

阿诚哥停下朝大哥看了一眼,大哥朝他点点头,在原地整理自己的袖口。

阿诚哥转身往车库方向走,大概是去开车了。

大哥抬头看着他,嘴上带笑,在原地前后晃着锻炼身体。

他抬头朝明台窗户这边望了一眼,明台立刻往窗帘后缩。

大哥应该是没看到他,只看了一眼就收回目光继续前后晃着脚跟。


明台侧着身子挪到床边,翻过床在衣柜面前站定,叼起苹果在里面翻捡衣服,快速套进袖子,又匆匆弯腰将袜子取出来穿上,揪下苹果拉开房门就往楼下冲。

阿香端着水果从厨房里出来,看到匆忙冲下来的小少爷,吓了一跳:“小少爷!你火急火燎干嘛去?”

“嘘!”

他将苹果猛咬两口放进阿香端着的果盘里,走到门口开一条缝朝外看了看,又关上门回来换鞋。

阿香嫌弃地将苹果核从盘里拎出来扔进垃圾桶,看着小少爷换好鞋正摘挂在衣架上的西服。

明台朝他挤眉弄眼的:“一会儿大姐回来就说我去找同学借书,晚上吃饭前就回来。”

阿香撇撇嘴,伸着身子朝外看:“你是不是又要做什么坏事?”

明台穿好衣服,拉开门看见大哥上了车,扭过头反驳:“什么做坏事,我真去借书的!”


明台跑到大门口的时候,大哥的汽车已经要往路口拐了。他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到路口,大哥的车已经不见影子了。

他跳起来往远处看,仍然一无所获,愤愤地踢一脚路旁的行道树,转身回明公馆。

我要买车!

(小少爷,你还要去维也纳呢。)


明台的身影在路口一闪,车已经又拐过一个路口。

明楼收回视线转过身来,笑着朝阿诚道:“要跟踪我们呢。那个臭小子。”

阿诚笑了笑看眼后视镜:“那得事先备辆车。”

“我可没钱给他败。”

明楼舒展开身体仰靠在后座上,眼睛眯上小憩。

阿诚回头笑看他一眼,将方向盘打的更稳。

--------------本来想写严肃的跟踪,但是写着写着小少爷就逗比了。突然好想王天风,为啥点梗里都没有天台党或者台风党或者双毒党----------------

糖分篇:1、手指  2、尴尬之大哥的做饭技巧和身材  3、早饭   4、家园

  5、反常请三思,吃醋需慎重  6、长相思之日记本  7、惩罚游戏 

   8、灯火     9、束缚    10、殊途同归    11、    12、睫毛   

  13、梦中    14、番茄炒蛋    15、领带

污甜篇:1、情丝绕  2、第一次  3、鲜肉和荔枝 

             4、办公室  5、耳边的喘息   6、苏幕遮

酸甜篇:写字   手表  诗三百之家国爱人    青瓷    

评论(22)
热度(114)

© 不羡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