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归零,才能不忘记来路,不辜负初心。
欢迎留梗交流脑洞。

【楼诚深夜60分】梦中

阿诚十岁来到明家,亦步亦趋地跟在明楼身后,随着他学礼仪,学知识,学做人。

虽然不像别的十岁孩子活泼天真,却也磕磕绊绊棱棱角角地长大。

他不觉得这是遗憾,反思过往,能早一点学会在生活中观察和思考,对阿诚而言是一种幸事。

是思考驱散了他儿时的阴影,清扫了他的孤独,让他明白什么是真正的坚强。

明楼曾经告诉他,坚强是必然的东西。只是因人不同,分早晚而已。

大哥拿捏人心实在是很准。

他还不相信明楼时,大哥温情脉脉地引着他触摸人情之暖,告知他什么是信任与托付。

他相信了明楼和大姐时,大哥便开始引着他感知人情之冷,告知他什么是背叛与敷衍。

而后他教他取舍。教他在虚虚实实的生活里辨伪存真,持身秉正。

他坦坦荡荡,所言所行皆让阿诚信服。即便所教的东西里,存在着很多的矛盾与不解。

以身作则,他是他的导师。


阿诚和明楼不需要太多的解释,多年的相伴已让两人变得默契十足。

在家对着大姐和明台,唱合已经成了固定模式。阿诚偶尔反水,也只是因为气氛太好,不欺负一下大哥实在对不住那份温馨。大哥处理明台的花样很多,但万变不离其宗:防着大姐,万事好变通。明台天性好玩灵动,对错却是分得清的。实在犯了错,大哥大姐不用怎么训,他自己就能反省。大姐看起来霸道管事,实际上是最好哄的一个。

明家人身正心善,默契不止在阿诚和明楼俩人之间。全家都很默契。

在外对着工作,阿诚常常想到八个字: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他和大哥各司其事。

大哥是坐镇上海汪伪政府办公厅的官员,上海经济司新任顾问,爱慕权利名声,撑着明家的门面,极重家人。

阿诚是他多年不离身的仆从和秘书,关系看似铜墙铁壁,却也不是无缝可钻。权钱均染,有极强的办事能力,好攀不好惹。

这是明修栈道。

他俩又是军统特务,中共党员,有着共同的信仰和志向。在多重身份背后,获悉着同样的讯息,接受着相似的任务,彼此配合才能解决和完成。

这是暗渡陈仓。

他和大哥几乎没有隐私,唯一的隔阂也只是大哥当年的那段恋情。他不愿意提,阿诚也不会问。

再说阿诚也能理解。

他们的生活里私情小意只占很少的部分。

剩下的全是契合。

用明楼自己开的黄腔来讲,就是俩人浑身上下每一处器官都能和谐地交流。

明楼说这话的时候阿诚正在脱衣服,上下都被他视奸着。

听他说完,阿诚蹬掉袜子抬头看他,扯着嘴抬手摸摸明楼的下身:“它说什么?”

明楼好整以暇地动动腰,在阿诚的掌心摩擦着欲望笑道:“嗨,明先生。”


阿诚将明楼的骨灰洒在别墅前蜿蜒前行的小溪里,苍老的手枯皮覆在上面。

几天前明楼还用脸贴在这只手背上,缓缓笑着叫他“阿诚”。

阿诚滴下一滴泪,在手背上化开。

他含泪笑着答道:“大哥。”

抱着空盒子转身往里走。

眼前的一切模模糊糊,阿诚也看不清了。

这一辈子与大哥同行,才将一切世事存在心里。

而今恍然转身,浮生,似在梦中。

-----------------------------------------------------------

明天天天向上,我已经备好抑制剂。

笑着躺平,I‘m fine.

-------------------------------------------------------------

糖分篇:1、手指  2、尴尬之大哥的做饭技巧和身材  3、早饭   4、家园

         5、反常请三思,吃醋需慎重  6、长相思之日记本  7、惩罚游戏 

         8、灯火     9、束缚    10、殊途同归    11、    12、睫毛

污甜篇:1、情丝绕  2、第一次  3、鲜肉和荔枝  4、办公室  5、耳边的喘息

酸甜篇:写字   手表  诗三百之家国爱人    青瓷    


评论(26)
热度(126)

© 不羡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