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归零,才能不忘记来路,不辜负初心。
欢迎留梗交流脑洞。

【楼诚深夜60分】烟

1937年冬。


阿诚叼烟站在港龙赌场旁的路灯下,看着嘈杂的人群来来往往,他吐出一口烟雾,将风衣的领口竖起来遮挡寒风。

肺部穿过焦油的烟草味,阿诚揉了揉通红的鼻子,能清晰地感觉到他脑内的多巴胺在急剧增多,冷意也随之散了不少。

还是有点儿作用的,他想。

一辆福特双门跑车招摇地从街头驶过来,鸣笛声跟催命一样。人群纷纷散开一条路,阿诚将烟头掐灭弹开,耸了耸肩膀上前候着。车在赌场门口停下。阿诚绕过去拉开驾驶位的门,朝里面的人低头:“李先生。”

明楼从副驾驶上提起皮箱扔给他,一脚踏出门外下了车。

阿诚接住皮箱,跟着明楼进了赌场。嘴里一咧低声动了动唇:“大哥,有点儿过了。”

明楼将墨镜摘下插在西服口袋,回头笑看他一眼。

门卫欠身请他们进场,有侍者上前接过阿诚手上的皮箱。

他们随着侍者来到柜台换取筹码,有专门负责人上来询问:“先生,您玩哪种博彩?”

明楼靠在柜台环视,阿诚回答负责人的问题:“我们约了刘先生。”

负责人一顿,朝他俩躬身:“请稍等。”


这里上下共三层,地下室、一楼、二楼。二楼两条走廊,楼梯两端各有四间包房。在包房内参加赌博的,一般都是极有来头的人物,赌注以万计。刘方平是整个九龙地区赫赫有名的巨擘,曾在赌场掀起不少的风云故事。当然,他有输有赢,输少赢多。别人赢钱,他赢命。

明楼需要借助他地头蛇的实力,在澳门撑开一片场子,才能找出隐藏在这片地区里的不显眼、却至关重要的那条线。

负责人放下电话,朝明楼做个请的手势。

明楼从桌上捏几块筹码,上下抛着走在前面。阿诚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负责人敲门。

“进来。”

负责人打开门,请明楼进去。阿诚正要跟着进,被负责人歉意地拦住。

明楼撑上赌桌笑看刘方平:“不能放?”

刘先生朝负责人摆摆手,阿诚挪开拦着他的手,拍拍衣服进门。


明楼将手中的几块筹码一条一条摆开,阿诚在他身后将座椅往后微拉。

他坐稳了身子,笑着看对面的人:“早就听闻刘先生看不上这些零碎的赌注。”

阿诚从西装内袋掏出一方盒子,打开放在明楼手边,明楼将它转过去,往刘方平的方向推了推:“您要的东西。”

荷官将方盒拿起来转交给刘先生,再次两手前叠静默在桌旁。阿诚看他一眼。

刘方平取出盒中的戒指看了看,直接套在自己小拇指上问明楼:“我太太既然是李先生找到的,有要求你尽管提。赌注算我送你的。一局买卖。”

明楼靠上椅背:“万一我赢了呢?”

刘方平好笑地看看阿诚,又看看他的荷官:“李先生要的人,我翻遍九龙也给你找出来。”

明楼抬手礼貌地朝他示意:“请吧。”

荷官看看赌桌双方,收到双方示意后开始洗牌。

左方明楼开始先发一张,牌面向上,6点。刘先生一张,牌面向上6点。荷官一张,牌面向上4点。

第二张牌明楼一张,牌面向上,3点。刘先生一张,牌面向上2点。荷官一张,牌面向下。

明楼首叫,荷官发一张牌给他,牌面向下。明楼看一眼,2点。刘先生跟叫,捏牌看一眼扣好。荷官自放一张牌。

明楼叫牌,K。他的牌局到此结束。刘先生叫牌,明楼止住荷官发牌的动作,荷官看着刘先生,手压在牌上不进不退。刘方平显得不解:“李先生要退局?”明楼笑着摇头:“我身边的小弟也是干这行的,刘先生这张牌,有没有胆让他来发。”

阿诚笑着鞠个躬,两手叠在身前姿势标准。刘方平笑出声,点点头朝荷官挥手:“好,今天我就主随客便。”

荷官将牌退回来放在牌堆顶,取下白手套递给阿诚,阿诚摆手表示不用,上前站在桌旁重新问刘先生:“刘先生叫牌?”

刘方平点头,阿诚笑着点点头,右手压着牌堆顶端的那张牌原样送到刘先生牌行中。再留一张牌给自己。翻看过后将牌翻回正面,朝二位道:“停牌不叫,没爆点。请两位翻牌看点数。”

刘方平笑着拿起牌握在手中,往下一错。而后猛然直起身子看向阿诚和明楼,脸色很不好看。

明楼将牌面翻过来朝他笑道:“不好意思,正好21点。刘先生是?”

刘方平将牌扔进牌堆,阿诚俯身翻开,朝明楼笑道:“20点,差您一分。”

荷官不可思议地看向阿诚,刘方平一样打量他一番。而后点了点头:“最迟三天,我会将人送到李先生酒店。”

明楼起身,朝他一欠身:“有劳。”

阿诚收好桌上的筹码,转身替他拉开门,两人前后走出。

刘方平靠回椅背看着他俩出门,荷官上前将牌收回牌堆。


明楼将筹码递还给柜台,顺手从柜台的烟盒里抽出一根叼在口中。

负责人看他一眼,将皮箱里的钱原封不动地还给阿诚。

阿诚接过皮箱夹在腋下,从西装口袋摸出打火机给明楼点烟。

明楼凑上来吸一口,烟头明灭。

阿诚甩灭火,侧身请“李先生”先行。


车上。

“大哥,刘方平能看出来手脚是荷官动的吗?”

明楼咬着烟转到阿诚这边,烟灰随着车身一动掉在他衣服上。阿诚摘下他的烟直接掐灭。

明楼舔了舔牙,舌头在口腔里绕了一圈像是要清理里面残留的烟草味儿,然后笑着对阿诚摇头。

“他会以为是你动的手脚。”

---------------难得装逼满分的大哥-----------------------------------

糖分篇:1、手指  2、尴尬之大哥的做饭技巧和身材  3、早饭   4、家园

         5、反常请三思,吃醋需慎重  6、长相思之日记本  7、惩罚游戏 

         8、灯火     9、束缚    10、殊途同归

污甜篇:1、情丝绕  2、第一次  3、鲜肉和荔枝  4、办公室  5、耳边的喘息

酸甜篇:写字   手表  诗三百之家国爱人    青瓷


评论(17)
热度(141)

© 不羡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