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归零,才能不忘记来路,不辜负初心。
欢迎留梗交流脑洞。

【蔺靖】江山·河山(二十三)11.03

我忽然觉得哪里有些不对。撑臂半起身看向芸娘:

“木丹花味道再浓也绝无可能传到河中心仍不减其香味,这是什么香?”

芸娘笑盈盈地喝酒,眼神若有若无在我酒盏上划过:“酒香啊。”

我有些渴,坐起身端起酒盏闻了闻。

她替我再斟一杯:“我答应不给你心上人下药,可没答应不给你下药。”

我无奈地端着酒,将杯盏放回桌上看她:“解药。”

芸娘甚是惊异地看我:“解药跑了呀。或者我再从画舫的姐妹里为你挑一个?”

嗓子痒的厉害,气血也开始不稳,我压住全身流窜的热,手撑住桌面:“现在不是时候,你让我再等等不行吗?”

芸娘将酒盏再往我手边推一推:“他离开船会立刻回宫,那时他又是太子了。你方才说的所有道理,前提只在他是个情意可以随心的普通人。你在他心中份量有多重?比得上江山百姓?”她抬起我的手指,将酒盏放在我指间,又捡起桌上萧景琰的发带缠在我的腕上,“没有份量,你等不到他想通他就会让自己忘记。”

兴许是药已经起了作用,致使我的头有些昏沉。昨日河边萧景琰泛红的耳根和他虚空擦过我鼻尖的耳廓闪现在眼前。我抚过发带,将酒饮尽。

“你说的对。”

 

偃月坊前侍卫仍在,还好。

径直拂开人群上楼,蔺羽正在门口与萧景琰拉扯。

“萧公子,有什么事您等少阁主回来讲清楚,不辞而别让蔺羽怎么交待。”

萧景琰看见我,深仇大恨一样甩开蔺羽拉扯的衣袖就要下楼,我上前一步拦住他。

蔺羽急忙朝我道:“少阁主,发生什么事了?”

“蔺羽,回去看着飞流。”

他愣了愣,看我神色不对,称“是”转身离开。

萧景琰看我:“蔺阁主让不让?”

我扣着他胳膊控他臂力,一步跨进房间带他合上门才放开。

他手腕真凉。

萧景琰像是被烫到,也终于发现我可能不大对劲。

他上下打量我,我靠在门上笑着问他:“萧景琰,我昨天穿什么颜色的外衫?”

他莫名其妙:“竹青。”

“什么颜色的发带?”

“月白。”

我直起身,仍旧笑着点头:“前天呢?”

他想了想:“靛青发带,荼白色长衫,玉色腰带。”

药性散的更急了,我长出一口气,朝他走一步:“蔺羽呢?他方才发带什么颜色?”

萧景琰往后退,我拽住他衣领看他。

“不记得,是不是?”

他愣住,也低头回看我,下颚碰到我的指骨,惊了一下,眼里突然又涌起怒色:“你!”

唇色真艳。

我猛地吻上去,萧景琰大怒,出手攻我左肩。我受他一掌,借他掌力拖他一起靠上门。

他见我不放又是一掌。

左手挡他攻势反握其臂,右手拉他更近,语气十分不耐:“就一晚,我放你走。”

他气急反笑,将腰上佩剑扔开,几乎贴着我的唇开口:“你就这样送上门,是以为我不敢收吗?”

我一笑,堵上他的嘴。

点     我(剧情的小伙伴看到上面就可以了)

评论(46)
热度(198)

© 不羡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