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归零,才能不忘记来路,不辜负初心。
欢迎留梗交流脑洞。

【楼诚深夜60分】诗三百之家国爱人

不要害怕,认真读完,真的是楼诚

-------------------------------------------------------------------

阿诚搂着半腰高的明台靠在大哥书房的门上,听着小祠堂里大姐一声声的责骂,和她抽打在明楼身体上的鞭声。

“我明家是怎么落到今天这个地步的你还记得吗?爸妈临终前是怎么跟我们姐弟俩讲的你还记得吗!”

阿香实在听不下去了,小小的她从厨房那头跑过来抱住阿诚的另外一条腿,眼泪汪汪地抬头看他和明台:

“阿诚少爷,小少爷,你们上去劝劝大小姐和大少爷,让他们不要吵了。”

阿诚仍然抬头望着楼上,姿势一动不动。

明台伸出手来摸了摸阿香的头,把她抱到自己怀里。三个人的个头从高到低映在客厅的地板上,一个抱着一个,让人看了心疼。

阿诚的手扣着门缝,指骨暗暗地用力。

大哥一句话都没有说。他怎么样了?


明楼跪在地上,时值深秋却只穿着一件单薄的白衬衫,上面已经渗出斑驳的血痕。

他低着头,任凭明镜打骂。

平常他不是这样,明镜有时气急了也会打他,但他偶尔会学着明台撒个娇讨饶。他不是不会那种抓人心的手段。

可今天不同。跟汪曼春相恋,是他不对。惹大姐生气成这样,他更不对。

但他不能就这么轻易放弃那个姑娘。她灿烂明媚,善良单纯,她不是汪家那种忘恩负义势力绝情的人。

明镜打的没了脾气,言辞里带着气哭的腔调:“你说话!只要你跟我保证以后再也不见那个汪家大小姐,你以前跟她的那些小缠小绵我就全当作没有发生过!”

明楼还是不动。明镜抬手抽在他背上:“你说啊!”

明楼闭了闭眼,喉间做了个吞咽的动作。然后抬起头看着大姐:“我不能对她没有交待。大姐,她是我的伊人。”

明镜想都没想,提握皮鞭朝着明楼的脸就是一鞭。明楼的右半边脸腾的发烫,一条狰狞的鞭痕从右眼睑爬到嘴角。他试着眨了眨右眼,勉力地睁着也没有抬手去捂。

明镜气急了,握住鞭子俯身贴近明楼的脸,用鞭子指着他的眼睛。

“明楼啊明楼,我教育你。把你送到最好的学府去学知识,学做人的道理。想着让你顶立门楣。结果呢?却没有想到你读书竟然读成了瞎子。”

“伊人?谁没有伊人。”大姐的声调拔高,指着父母的牌位问大声叱问他。"啊?!谁没有伊人!"

“你的父母已经被你伊人的亲人害死了,要是没有明台的妈妈,你的大姐也要被你伊人的亲人害死了!”

她又是一鞭抽在明楼前胸:“你现在跟我谈伊人是不是?你明大少爷翅膀硬了就要单飞了,就要忘记你明家人的身份去追逐自己自由的爱情了是不是?!”

她把鞭子扔在地上,捧着明楼的脸看着他的弟弟:“我的好弟弟,既然你是这样出息的人。那你就走吧。我们明家小家小户,供不起你这样的大佛。”

明楼突然涌上无尽的悔意。他怎么能说出那句话,怎么能理直气壮地为了另外一个人伤害他的大姐。他抖着唇,终于有泪水涌出眼眶,粘在右眼肿起的鞭痕上:“大姐。”

明镜放开他转身,指着祠堂门:“滚吧。”

明楼的泪水滴在跪着的蒲扇上,他不动。

明镜扭过来,巴掌直接扇在他脸上:“不滚就给我清醒着好好认错,好好反省!”

明楼点头:“以后我绝不再见她。”


大姐从祠堂里出来,几步走进自己的房间重重地摔上门。

阿诚几乎是立刻放开明台和阿香,几步跨上楼梯去找他的大哥。

冲进祠堂的时候他吓坏了,大哥全身是伤,他一步冲过来单腿跪在旁边。

然后发现他脸上狰狞的那道鞭痕。

他震惊地捧住明楼的脸,想说什么又咬着下唇,终于抖着嗓子颤声喊他:“大哥..”

明楼睁眼看着阿诚,右眼模模糊糊发烫。他握住阿诚的手腕,重新闭上眼睛。

阿诚让他握着,他朝楼下喊:“明台!给苏医生打电话!”

明台和阿香已经站在祠堂门口,也被大哥的情形惊住了。阿诚哥一喊他,他才慌忙捂住阿香的眼睛带着她下楼去给苏医生打电话。

阿诚轻轻抽出自己的手腕,环扶着明楼带他起来,明楼一手撑地,借着阿诚的手劲站起身。

他望着父母的牌位望了好久,转身让阿诚扶着下楼。

苏医生走后,明楼烧了书架上所有的《诗经》译本。

阿诚在旁边看着他,心里五味陈杂。大哥这么难过,这么脆弱,他从来没有见到过。他甚至难以想象如果大哥用这样疲倦的姿态对着他再久一点,他会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

还好他只是那么几分钟。

明楼把最后一本扔到火盆里,起身坐在书桌前。他旋开钢笔,从抽屉里取出信纸铺平,落笔在第一格的正宗写下:

入学申请。

阿诚心里一滞,捏拳看着他写完。

明楼折起来放到信封里,递给阿诚:“投给巴黎大学,回信之后立刻告诉我。”

阿诚接过信封,低头仔细地将信收起。


多年后,明楼和阿诚在车上遇到闹市的罢学游行。明楼让阿诚停车。

他俩从车上下来,随着游行的人群走了段路。

阿诚问他:“怎么想起关注这群毛头孩子的运动了?”

明楼笑着摘下手套,望着远去的那群学生。

“只是看到其中一条横幅觉得有趣。”

阿诚伸着脖子往前看,寻找着逐渐消失的所谓有趣的横幅。

明楼笑着看他,拉他转身往车里走。

“外御其辱。这也是诗经中的句子。”

阿诚一愣,盯着明楼的侧脸翻了个白眼。

“现在才觉得诗经也不就全是靡靡之音吧。是不是后悔烧了那么多限量版珍贵译本。”

明楼笑他:“好大的醋味儿。”

阿诚嗤笑着打开车门:“去你的。”

----------------------------------------------

lo主60分活动其他文:

糖分篇:1、手指  2、尴尬之大哥的做饭技巧和身材  3、早饭   4、家园

         5、反常请三思,吃醋需慎重  6、长相思之日记本  7、惩罚游戏

污甜篇:1、情丝绕  2、第一次  3、鲜肉和荔枝  4、办公室

酸甜篇:写字   手表

评论(26)
热度(149)

© 不羡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