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归零,才能不忘记来路,不辜负初心。
欢迎留梗交流脑洞。

【蔺靖】江山·河山(十五)10.27

“等?”言小侯将手搭在衣衫上看了一圈大家,“等什么?”

沈追道:“等他们露出行踪,找上门来。”

我朝他敬茶,点头称是。

穆青屈指扣着桌面,一下一下极有节奏,一时间殿内静的唯有此声。

他停下看向首座之上不声不响的萧景琰:“眼下大渝使者仍在行宫下榻,殿下昨日接见他们之后邀其多在金陵游玩几日。”

萧景琰点点头接着他的话道:“他们应当会再另取名目前来见我,那时便是动手之时了吧。”

他面色沉稳,似在思索什么。而后朝着蒙挚和列战英道:“这几日东宫暗中多布甲士,巡防营仍同往常一般,莫要显露出任何异样。”

列战英和蒙挚抱拳:“是。”

他看我神色,皱眉问我:“蔺公子可是觉得不妥?”

我将扇子合起握在手中:“未有不妥,只是在想他们前来刺杀的必是死士,且不会打着大渝的旗号。试想,一旦刺杀失败,那银子岂不是白白上交给我朝了。”

言豫津直起身:“那岂不是摸不清他们来的时辰?”

我思忖着答他:“那倒也未必。”

蔡荃急问:“蔺公子有何良计?”

我笑道:“还未有把握,到时再说。”

言豫津撇着嘴在嘟囔。

我问向萧景琰:“殿下怎么想?”

他将杯中酒水一饮而尽,茶盏嗒地一声放到桌上,面色一片坚毅。

“将死士全数剿杀于东宫之内,调令行台军入各驻地捕杀夏春等人。”

我竖起扇柄朝他摇了摇。他侧目疑惑地回看。

“我们确实是要将死士一个不落地剿杀。但夏春等人,却要先放他们活路。”

“为何?”

“因为要一网打尽。”

沈追手掌轻拍着桌子:“妙啊。”

蒙挚把佩剑横放在桌上:“你们能不能说明白点儿?”

沈追呵呵笑道:“蔺公子的意思是要我们假布太子已被刺杀的消息,要夏春等人活着将这消息传到大渝皇帝的耳中,引他们发兵。”

言小侯恍然大悟地抬着手指在空中绕了一圈:“届时我们在关口设伏,只要大渝发兵,保准攻他们个措手不及。”

蔡荃点点头:“果然极妙。那谁去领兵设伏?”

众人看向萧景琰。

萧景琰看我。

我看向又在饮酒的穆青:“小王爷随霓凰郡主学了许久的兵法阵列,如今可想试试手?”

他眉头一抬甚是诧异:“长林军首将不是蒙将军吗?”

我理直气壮:“蒙将军是琅琊榜排行前十的人物,如此身手,自然要留下来保护殿下安危。且与排兵布阵相比,将军想必更喜欢畅快杀敌。再者,蒙将军无缘无故缺席早朝,难免引人生疑。而小王爷常是散人姿态,即便不在京中,也少有人注意。”

穆青饮尽杯中酒,豪气一笑:“如此那便我去。”

萧景琰接过话向众人细细安排:“那近日便劳烦蒙卿往东宫来得勤些。”蒙挚点点头。

“沈卿、蔡卿。”

沈、蔡二人起身行礼:“臣在。”

“事发之后东宫会封锁消息,我会急召太医前来,此后拒不见客,制造重伤甚至身亡的假象。你二人要寻机前来见我,出了东宫便要当我已真的遇害。装的像些。”

“臣等明白。”

“列战英,言豫津。”

“末将在。”

“你二人分别领巡防营与行台军于金陵城内外设伏,暗中查明夏春等人动向。一旦他们把我遇刺身亡的消息发书给大渝皇帝,立刻拿下。”

“是。”

“穆卿。”

“臣在。”

“带长林军令牌领兵北境梅岭之上,于函关两边设伏,造巨石阵与弩箭,静候贼兵来犯。”

“领旨。”

我拄着扇柄撑在桌面上看着萧景琰发号施令,脸上笑意深长。

他朝几人点点头:“近日我们当时刻警惕身边异样,片刻不得马虎。”

众人皆点头。

萧景琰朝我看来:“蔺公子可还有补充的?”

我维持着笑意点头:“若此次大渝兵败,让驻守北燕的将士们在当地散布消息。务必传到拓跋昊的耳朵里。他为了替七皇子立威曾攻我边境惨败而归,如今我们再给他个机会。让他得知大渝孱弱,兴兵大渝。”

萧景琰看我良久,方点头朝诸位道:“那便散了吧。各自准备。”

“臣等告退。”

蒙挚右手提我:“走啊。”

我起身拍他肩膀:“你们先走,我有些话还需与殿下细谈。”

众人与我共礼道别。

待人散去,萧景琰看我一眼:“什么话?”

我无辜看他:“诸位各有事做,就我一个闲着不太好吧。我想了想,近日你身体不适,我就是随身侍奉的太医官了。”

他抬眉问我:“谁说本宫身体不适?”

我一笑指指自己:“大夫说的。”

他白我一眼坐回原位,长长舒出一口气。将酒斟满拿在手中晃了晃:“你之前说要摸清他们行动的具体时间,还未有把握。什么意思?”

我拎着杯盏靠他案前:“我需见一个人,方能保证我们的计划万无一失。”

“谁?”

“兵器铺掌柜,公孙无钱。”

--------------------------------------------------------------------

前文:     二                  六  

                  十一   十二  十三十四

评论(8)
热度(149)
  1. kkw与东boy的迷妹不羡归 转载了此文字

© 不羡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