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归零,才能不忘记来路,不辜负初心。
欢迎留梗交流脑洞。

【楼诚深夜60分】尴尬

lo主60分活动其他文:

糖分篇:1、手指   2、早饭   3、家园

污甜篇:1、情丝绕  2、第一次  3、鲜肉和荔枝  4、办公室

酸酸甜甜篇:写字   手表


阿诚视角

一、

12岁的时候大姐去苏州进货,明台吵吵闹闹要跟着去。当时家里的佣人也正好因农忙告假还乡,只剩我和大哥两人在家。

早饭是现成的牛奶和煮鸡蛋,午饭是现成的炒鸡蛋和面条。

晚上我想吃香菇菠菜粥和小酥肉。可是大哥现在学业正忙,不想让他总是照顾我。

我想学着做饭。

大哥在我眼里一向很全能,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就连羽毛球和棒球都也是好手。

我敲大哥的房门。

“进来。”他手中拿着一本明末清初史,正靠在椅背上翻看。大哥的书房光照不算好,只有隐隐几丝线从窗户中漏进来,和着园子里的枝条,将明明暗暗的影打在他的脸上。

我站在那儿看着他,也不说话。

大哥将书收起来起身,走到我身边摸我的头:“怎么了?是不是很无聊?”

我摇摇头,眼睛看地板。

那个时候的我还是不太愿意多讲话,除了在学习遇到困惑时询问之外,几乎不跟明家人多交流。跟大哥也是敬重大于依赖。他太完美了,让我觉得耀眼。

大哥叹口气,语气带着点无奈的责备:“阿诚。有什么事就说出来。”

我知道大哥的意思,他总是告诉我我是明家的孩子,是他的弟弟,跟明台一样,跟他一样,并没有什么不同。

我拽着他的手,从书房里出来站在客厅。

“我想吃香菇菠菜粥。”

我没有说自己想学,怕他又费心费力地教我。

我学东西很快,但是他还总是费心。我想看他做一遍,看过我就能学会。

大哥愣在那儿,看了我半天说那你等会儿。

他进了厨房。

我站在厨房门口看他,他对我笑了笑,揉了揉我的头发。

他把厨柜打开,弯下腰在里面翻了半天,找出了放在最下层的香菇。又转身在厨房里转悠,从门后的菜架上找出了菠菜。

他挽起袖口,把菜一股脑放在菜盆里开始洗。香菇的顶端有很多的沙粒,大哥用力搓着,直到原本青黑的香菇通体变成了白色。

大哥架起锅,开火放水。在米袋里舀出一碗米倒进锅里,可能觉得有点少,又舀了一碗。直到米和水看起来差不了多少,大哥才满意地盖上锅盖。

他开始切菜,刀法其实很好。香菇切片非常的均匀,菠菜也一段一段地很好看。

锅里的水沸腾了,锅盖一直在往上顶。大哥回身看它,掀开锅盖用木勺子搅了搅。

过了一会儿锅盖又开始冒,大哥掐着腰观察了半天,从一旁又舀了一瓢水倒进锅里。

他靠在案台上等着,不一会儿锅盖果然又开始往上冲。我踮着脚往里看,米已经快到锅外来了。

那天晚上我和大哥没有喝粥,吃的蛋炒饭。

大哥给我盛好放到桌边,咳嗽一声说等吴妈回来给我煮粥,今晚先吃米饭吧。

第二天我们也吃了一天的米饭,因为昨天煮太多了。


二、

20岁的时候我已经长的跟大哥一般高,也终于跟大哥上了同一所学校。

大姐为了让我们互相照应,专程从国内跑到巴黎,为我俩挑了一所像样的房子。

大哥把衣食住行慢慢地交到我手里。我每日按着他的口味做一些家常小菜。

我喜欢在巴黎ESOMD挑一些中意的衣服和搭配,大哥习惯了我的品味,经常在出去和女同学喝咖啡的时候穿我的衣服。

21岁的冬天,大哥撑坏了我两件薄毛尼衬衫。

在他第三次穿我的衬衫时转过身来问我:

“我是不是吃胖了?”

评论(29)
热度(443)

© 不羡归 | Powered by LOFTER